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下)

聯副電子報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5/25 第6703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人文薈萃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下)
【詩在瘟疫蔓延時】劉道一/那不勒斯──與□弦同題
鍾旻瑞/生魚片蓋飯

  人文薈萃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下)
顏忠賢/聯合報
地獄變相□計畫(下)。(圖/陳裕堂)

「地獄變相。計畫」一路互相為難的更深一層的業報……或許揭露某種悖論般地恩情難報的怨念……藝術家是策展人(也可能策展人是藝術家……)收集的壞掉娃娃的最昂貴最華麗版本吧!其實也沒有壞掉,只是在某種《全面啟動》的夢魘幻象的某一層會變得異常地栩栩如生。藝術永遠是渡眾生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鮮豔青春無敵的最後一眸,肉身腐敗的人的凝視剎那的下咒般的不忍,對未來的虛幻的無限放大的恐懼,藝術家及其害怕光環的落陷,救贖與無法救贖……種種快轉的餘緒。這種瞳術的太深刻切換也使他們同時受苦。

策展人變成藝術家的烏托邦式的上人,其實不是,策展人只是一個泥菩薩過江的怪叔叔啊。藝術家們彷彿在出廠過程的某種腦子裡的晶片或處理器就出問題了,比其他人間同期的娃娃更多的感應器太過敏感的測試問題,與其問這是退化還是進化,不如問藝術家們為何說他們的這些鬼化異端化X化的困擾,對他們而言,到底地獄是抗憂解還是蠻牛,是烏托邦還是原鄉,「地獄變相。計畫」給藝術家們的是他們藝術修煉成仙不了的魂魄妖怪無限鄉愿的鄉愁,或是下地獄前孟婆湯的孟婆陪伴多年最後的神祕護身符,再怎麼反差效果太強烈,還是裡頭有一部分是一樣的。那就是藝術家們用一種自己封閉式的瞳孔在收集光影,但是光線不夠垂直只好歪歪斜斜投影到底片顯影,曝光不足太久之後,即使再補光再加顯影劑量,地獄也必然還是面目模糊。

但是,這或許也是藝術家們保護自己的一種疏離的技巧。如果鬼藝術家們不要太高科技化到變第五元素或太內疚可憐變可怕的恐怖富江,策展人或許就只要哄哄疼疼就好。但是,或許這個時代和這個島對藝術家們而言,只變得像一個惡靈古堡式的怪異主題樂園。

面對地獄變相的藝術家們常常覺得很氣餒的原因就是,自己也不是尋常人們想像的那樣的無垢的彼岸,而是其實是藝術家們的後花園大樹長入地下室的樹根,還甚至繁殖太貪婪而一如腫瘤地蔓延長到太遠而失控的遠方。但後花園口的人間是陽光充滿的歡呼聲哄抬著闔家歡的光景。或許現在太早熟的人們早看破了這種肥皂劇,但是又逃離不了又不想入戲更多。「地獄變相。計畫」刀光劍影攻防找尋的現場……老道其實有種心酸是,這也不過是種幻覺。如果在那個剎那發光了,那也只是地獄變相前充滿幸福感的不幸的最後一瞥。

然而「地獄變相。計畫」可能也是一種內心戲所面對自以為是絕症的病……策展人一如藝術家們必須用一種面對絕症不會好轉的決心來養病般地面對「地獄就是人間」的真實……消耗殆盡體力腦力激盪不了的低檔妖怪體操驗收的無辜者們的用力,「地獄變相。計畫」或許早就降維到只剩下上早課晚課為人間送花圈花籃的客套消磨時間變成消磨意志消磨堅強藝術家就是靈童轉世靈體容易發生危險差錯所以請關閉雲端遠離感染源(人間的自欺幻象是:老派的魔咒厲陰宅恐怖攻擊場景變成新派麗嬰房可愛神奇寶貝樂園……)不要想太多地策展交功課。

「地獄變相。計畫」早就沒有老絕地武士朝代更迭頻繁發生什麼過的壯烈犧牲奉獻烈士遺骸交接儀式,只是變成Q版公仔娃娃扭蛋機扭送的禮物……《搶救雷恩大兵》中途島戰役敦克爾克大撤退的死守不住陣線。最後才吃驚地發現「地獄」其實是《明日邊界》般的完全是策展人個人腦中的不斷重演但是找不到要害要塞突破盲點的內心戲。

但是「絕症」只要想通了,所有的業障深重苦難的業般的真實……一如藝術,一如「地獄」,……種種觀落陰重回前世找尋不解的執念的困難重重……就剎那消失無蹤

策展這一個「地獄變相。計畫」最後時老道感慨萬千地想到的某一晚的一個噩夢,夢中自己修行許諾,閉關修煉結手印祕術,數十年之後岔氣波折坎坷崎嶇難受千辛萬苦終於出關那日,意外發現到了鬧鬼的村莊發願還願,起壇做法,用一生道行來艱辛地念咒結手印,要抵抗或是要對決什麼的困難重重……

但是那些村中的藝術家們譁變成的鬼魂惡靈妖怪們群出現身,卻一臉無辜,他要出手前,悲劇好像變質,變成一場鬧劇,他渾身不對勁,不是道行不夠,反而是情緒亂了,感覺上是鬼魂妖怪的祂們,沒有妖法,只死抱著他的大腿,耍賴求饒,拜託他不要用可怕的手印打,後來更發現一臉妖怪獠牙可怕神貌的祂們卻假裝很無辜。而且竟然不知為何怪異地現身同時還戴一頂頂可笑的可愛寶可夢Q版妖怪少爺們的安全帽,開心地跳土風舞歡呼面對,手印結一半想殺又不想殺妖怪而心情沉重的自己……始終不知如何是好!

一如一種卡夫卡式的城堡中土地測量員般的暗示的絕望……「地獄變相。計畫」很像一種可怕又可笑的隱喻,一如被逼問對他而言到底「『地獄變相。計畫』是什麼?」時,有一個藝術家說了一個老故事,充斥某種波赫士式的浪漫:「有一王子跟國王說要他去測量國土,帶七個僕人跟他一路去丈量,之後測到一個段落之後一個一個回去,越走越遠,越來越久,他後來發現他去過了的每一個城市雖然所有人都跟他說一樣的話……快到邊界。但是怎麼走卻又沒到,走太久,但是花鳥蟲獸都不一樣,一路雖然仍然說同一種語言,但是有時候說的又不一樣,他還是一直派人回去,有一天傳來宮中已傳位給他弟弟,謠傳說王子早就已經死了。最後他傷心又憤怒情緒激動,但是仍然一直持續移動,無心往前還是要往前走……

甚至宿命就像拚命多年埋首研究如何做檀城蛋糕的「地獄變相」千年大展其中的那一個受邀的鬼藝術家。

曼荼羅壇城的無限華麗的怪異翻糖蛋糕……他說那是他的得獎怪作品,而且一開始還是真的為一個仁波切上師祝壽而做的功德無量,但也莫名充斥波赫士式的神祕隱喻……吃了甜蜜蜜還竟然可以增加法力增加功德甚至增加查克拉……糖粉當沙畫式的浪漫法器法門象徵。奧義消化為口感的微甜微皺摺折口。他是多年前的上師的不才學生。後來去巴黎學做蛋糕多年回來台灣已然是著名糕點師傅,檀城……那是另一種更深更遠的動人的舌尖奧義建築修行,又是老派城池天圓地方依舊近乎瘋狂的入口即化的深沉入世藏密教義的宇宙縮影……

他說:一開始這個單……出了很多差錯。細節太多太多的典故中曼荼羅的「壇」、「壇場」、「壇城」、「輪圓具足」、「聚集」「吉廓」「中圍」修行天圓地方製作,屬於佛教藝術中變相的一種。這個傳統被密宗吸收,形成許多不同形式的曼荼羅。他不知道怎麼更虔誠地上手,一如下那單的一個那仁波切的老門徒說:「你最好一邊做蛋糕一邊念經,或是,老道借你一張誦經的法會唱歌的CD,邊做邊聽,邊聽邊做……像藏廟加持的天珠寶瓶那種老規矩。」

老菩薩跟他說:這檀城蛋糕的加持就像唐卡,密教傳統的修持能量的中心。依照曼荼羅含意代表其藏教的宇宙或顯現其宗教所見之宇宙真實所做的萬象森列圓融有序的布置,用以表達宇宙真實「萬象森列,融通內攝的禪圓」。曼荼羅梵文是「本質」加上「有」或「遏制」,也意為「圓圈周長」或「完成」,曼荼羅自古就是印度教密宗與佛教密宗在儀式和修行禪定象徵。在象徵宇宙的曼荼羅有四面牆上的四扇大門通向外部的世界;四面牆壁內的中心部坐著大日如來或者是觀自在菩薩,處於世界之主的位置。四面牆壁的外部有一圈火焰光環,能起到驅散旁觀者的不潔與邪氣保護內部。外圍的一圈金剛是啟迪的不滅,蓮花瓣則代表著淨土本性。而在檀城翻糖蛋糕還想滲透口腔內觀到最後階段可以又更深入柔軟甜蜜的口感就是靈魂的靈感加持。

更後來他更入迷到始終熱中於用甜點蓋建築……他說他老是對種種建築最離譜也最不可思議的出現方式感到好奇。種種建築的發生與壞毀。建築的被理解與被誤解……都那麼乖或乖異地迷人。尤其是檀城。

就在他那一年去參加的那一個外國的甜點國際比賽。還被拍成極盛大而怪異的特別電視節目。完全破壞而嘲弄了他過去對甜點的理解,也改變了他本來對建築史那紀念性與紀念感的理解。甜點的檀城天圓地方卻竟然意外變得歪歪扭扭地甜美。切題的媚俗但是必然歡樂。有種古怪地動人的喜感。那主題是節慶點心料理。大張旗鼓奢華極致的繁複形貌的蛋糕。慶祝節慶,還規定必須在比賽用甜點做建築來紀念節慶。要有節慶感的喜氣。最後進入總決賽的三個著名糕點師傅找出三個著名建築。用水果起士搭的羅馬的西班牙階梯廣場。用栗子泥鮮奶油糊出發亮暈光的東京老車站。還有六七層巧克力塔和糖柱故意做歪的檀城古蹟博物館。好多繁複如真實在場的建築細節光影,就像童話太華麗的現場。

最後還竟然是由評審來決定勝負,那些評審竟然是一百個熱愛甜點的家庭。而且投票前可以試吃。一開始。所有的人就擠上前去。著急地狼吞虎嚥。最後。就完全地把這三個建築吃光。吃光了他們辛苦的工序及製作過程很繁忙而繁華熱鬧登場的大量食材的用料驚人地奢侈。

但是。他說他更留意的反而是種種細節。充滿古建築意內或意外的隱喻。那已然變成廢墟的建築一層一層羅馬柱位的斷落。弧形塌陷樓梯,仿古典火車站立面的半垮的窗台,一如一個災難片的地震現場的無比瘡痍而荒涼。

但是比賽評審的熱鬧登場現場其實不是他留意到如此的,反而是有種無比荒誕地同時玩樂而狂歡。那些媽媽帶著小孩們一直吃也一直笑。所有人都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幸福感。就在那些檀城的歷史古蹟變成巧克力或果醬暗紅如血的溶液流滿的災難現場。但是。他們卻依舊一邊吃一邊流露極為窩心的眼神與甜美的笑。

只有他仍然在龐大狂歡節式的甜點建築群崩塌中晃神。依稀感覺到那荒謬劇場式的既華麗又瘡夷,既熱鬧又荒涼。小朋友們卻仍大口大口吃那只剩半垮的教堂的鮮奶油如雪的戚風蛋糕圓頂,和他茹苦含辛地邊念咒邊打造的甜點檀城,但是他們異常開心始終無法理解的怪誕,因為遠遠打量,兩頰鼻頭嘴唇沾上糖漿巧克力的汁液……一如滿臉血跡斑斑!

也一如中年運勢始終不好太久的老道心神不寧地……老想起他多年前曾經在一個破爛不堪的老市般怪場子,匆匆離去前,意外試穿一件怪異的古代長袍,萬般無奈又萬般奇幻,想起以前有一回一個老算命仙,好奇地多看老道前幾世,說他是老魂但是太多世的風波太大,業障太深無法理解為何那麼離奇地難以收拾殘局……前幾世的奇遇都是奇門遁甲般的奇人異士……對人間太過複雜好奇地化外異地異人式地端詳過度許身深入:竟然當過仵作、道士、製墨師傅、刀客、最像道袍又像龍袍的某種華麗登場骨董衣的歧路亡羊。有一世是前清的庶出貝勒爺,流亡太久,後來剃度出家,在一個破廟日夜誦經,才逃過追殺……那種什麼都像假的,但是卻璀璨奪目華麗的一世,或後來幾世自以為是冒險犯難到近乎精神分裂般的神經兮兮……甚至,其實老道更早的近千年前的有一世也就是一生折騰在怎麼才能入神畫出不世地獄變相的吳道子……(下)


【詩在瘟疫蔓延時】劉道一/那不勒斯──與□弦同題
劉道一/聯合報
正因為被肢解於風

刺蘼與瓦礫之間的

海岸長廊,狂熱分子發射

又錯失的箭簇

病毒化的意識形態

災難與封鎖:那些正在建築的

虛無主義

方坦納墓園空無一人

聖卡洛劇院空無一人

桑塔露琪亞海灘空無

一人,再不會有

尼古拉市場上的那些

孩子們,以及相關聯

不必要的爭吵聲

再不會有那些人說著:

走當走的路

守所信的道。

維蘇威火山,虛靜中

焚燒

聖瑪麗亞眼中

的藍色綢緞

正因為

被獻祭於風

這時代的賓虛

這時代的猶大

以玷汙的方式

強旺的陽光照徹空闊

在自身的陰影之下

十字架宣告了

比死亡更悲慘的

哀傷:

茶梨樹開花之後

嘲諷比慰藉更能找準方向。


鍾旻瑞/生魚片蓋飯
鍾旻瑞/聯合報
他在關鍵時刻突然腹痛如絞,因此暫停親吻,蜷縮身體彎了下來。女孩看他的姿勢,還以為他在忍笑,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掙扎著躺在床上,女孩問他怎麼了?他解釋應該是剛才吃的生魚片蓋飯不新鮮,他當時便隱約覺得有異味。「我也點了一樣的東西啊,我怎麼沒事?」女孩冷冷地問,他才知道女孩認為他在找藉口不與她做。

他承受劇痛,沒有回話。女孩看見他額頭上的冷汗,才終於相信,驚慌失措地要照顧他,卻無計可施,只幫他將棉被蓋上。

兩人沉默好久,疼痛減了一二分,卻還是如大鼓悶敲。女孩坐在他身邊滑手機,語氣平板地說自己不知受了什麼詛咒,竟然是第三次遇到這種事,但前兩次明顯是裝的,她想事情大概有在好轉。「有在好轉吧?」女孩轉頭問他。


  訊息公告
5G基建與生技族群吸睛
台灣三月外銷訂單金額年增4.3%,遠優於原先預期的2位數負成長。其中電子產品訂單創歷年同期新高,防疫相關電子與生技醫療族群後市看好。

保持「社交距離」賞舞 看見你的「自由步」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之下,幾乎所有展演節目改成線上演出,民眾只能透過手機或電腦螢幕欣賞藝術。最近推出的幾個展覽,鼓勵人們勇敢走出家門、走進展館,在安全的「社交距離」下欣賞藝術。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