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亂彈古典】蔡詩萍/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聯副電子報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媽媽寶寶電子報】在妳升格當媽媽的那一刻,教妳孕期所需注意的營養、產檢、胎教、產後照護等相關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12/13 第6545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人文薈萃 【亂彈古典】蔡詩萍/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2020數感盃 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示範作】馬翊航/曼德博集合
【聯副文訊】李敏勇文化講座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鑊□
【聯副文訊】莊坤良教授主講「作家與革命分子的島嶼」

  人文薈萃

【亂彈古典】蔡詩萍/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蔡詩萍/聯合報
圖/陳佳蕙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這牛糞偏偏又不能憐香惜玉,不能滿足鮮花的情慾,

這鮮花自不免每天在小樓前面招搖,打扮光鮮,眉目「嘲」人,雙睛傳意。

你不覺得這「眉目嘲人」,這「嘲」字用得多巧?

怎樣,我就是美麗,我就是風騷,

怎樣,要不,你來尬我啊?你來啊,你敢嗎?

這就是潘金蓮……

《紅樓夢》裡,嘴巴刁利的,莫過於王熙鳳,她伶牙俐齒,連珠炮似的犀利,得理不饒人,引人矚目。

再來,尤三姐,她跳在炕上,袒胸露腿的,痛罵賈珍賈璉,亦大快人心。

其他的女人,就很難見到「女中豪傑」式的犀利了。

但,《金瓶梅》不然,幾乎每個女人,都「很會罵人」,尤其罵老公!且罵人不帶髒字的,請不要來清河縣。

罵人若不帶髒字,不帶性字眼的,髒字,那你看《紅樓夢》就好,何必來碰《金瓶梅》!

但《金瓶梅》可以讓你感覺,你就活在市井街頭,巷弄鄰里之內。每個女人,都很真實。

真實生活裡,你聽見F字頭、S字首、幹xx、操xx的機會一定不少吧。

《紅樓夢》裡,這樣的字眼,多半在私下場合,或聲色場所裡。《金瓶梅》不然,悍婦罵老公,主子罵妻妾,婦人對幹婦人,街頭互嗆,無一不是動輒「問候你媽媽生你的地方」!

《金瓶梅》雖然以淫穢聞名於世,但它並不容易讀,山東土語,民間俚語太多,隨著地域的不同,隨著方言的隔閡,讀《金瓶梅》遠比白話文更成熟的《紅樓夢》要吃力多了。

這些夾雜土語、方言、俚語的民間「性」髒話,動不動就從任何一位女子口中講出來,著實令人有點招架不住。

舉例來說吧,李瓶兒是西門慶的第六位妻妾。個性算是相對溫順的,她也是對西門慶感情最誠摯的一位。

但她在老公花子虛過世後,等待嫁給西門慶的日子裡,卻陰錯陽差,一場誤會,等不及,因而短暫嫁給了一位醫生蔣竹山。

很快的兩個月左右,她的婚姻便出現危機,因為蔣竹山無法滿足她的性需求。

這位蔣竹山為了討好新婚妻子,去買了助性的藥物,去買了「景東人事」、「美女相思套之類」(類似現在的電動按摩棒吧!),不料,卻被李瓶兒罵了個臭頭。

她可潑辣了,先氣得用石頭砸爛這些「淫器之物」,當場扔掉。你以為她是惱羞成怒嗎?錯!

李瓶兒罵道:「你本蛐□(意思是蚯蚓那麼大小的生殖器),腰裡無力,平白買這行貨子來戲弄老娘!我把你當塊肉兒,原來是個中看不中吃蠟槍頭!死王八!」罵得蔣竹山狗血噴了臉,半夜被趕到住家前邊的店鋪裡一個人睡覺。夠嗆吧!

李瓶兒是「噁心」這些性道具嗎?錯。

在她之前,與西門慶的偷情苟合裡,西門慶也用道具啊!但西門慶帶給她的,是「狂風驟雨式」的爽悅,既然曾經滄海,當然難為水;既然曾經打過大聯盟,自然很難再欣賞小聯盟的1A。道理,就這麼簡單!由簡入奢,易!由奢返簡,難啊!

作為《金瓶梅》的首席女主角,潘金蓮的潑辣,更是沒話說。

她生來妖嬌美麗,卻讓張大戶破了處女之身,張大戶妻子發現後,張大戶不得不把她嫁出去,卻又捨不得,最後想到一個「借殼上市」方法,把潘金蓮嫁給租他房子,賣炊餅維生,身型五短的武大郎!再私下拿銀兩給武大,做生意本錢。武大出門,張大戶便偷溜進去幽會,武大即使撞見,亦忍氣吞聲。

試想,潘金蓮怎麼可能愛武大?又怎麼可能瞧得起武大?

就連後來,張大戶過世,武大夫妻被趕出去,要商量買房子時,武大因錢財不足,彆彆扭扭,只見潘金蓮這麼展現她的霸氣:「呸!濁材料!(指混帳東西)把奴的釵梳湊辦了去,有何難處?過後有了,再治不遲。」武大這才湊齊了十數兩銀子,典了一棟小樓。

人漂亮,個性嗆辣,又比老公有錢,再加上,性生活顯然不美滿,你說,潘金蓮怎不成天氣噗噗,不唉聲嘆氣,不罵老公呢?

潘金蓮的抱怨,非常人性化:「普天世界斷生了男子,何故將奴嫁與這樣個貨?每日牽著不走,打著倒腿的,只是一味喝酒。著緊處卻是錐扎也不動。奴端的哪世裡晦氣,卻嫁了他!是好苦也!」

老公又醜又窮,床上又沒有一點男子漢功夫,關鍵時刻便洩了氣,你說,這婚姻能走下去嗎?連我也同情潘金蓮啊,不是嗎?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這牛糞偏偏又不能憐香惜玉,不能滿足鮮花的情慾,這鮮花自不免每天在小樓前面招搖,打扮光鮮,眉目「嘲」人,雙睛傳意。

你不覺得這「眉目嘲人」,這「嘲」字用得多巧?怎樣,我就是美麗,我就是風騷,怎樣,要不,你來尬我啊?你來啊,你敢嗎?

這就是潘金蓮。

她後來幾番挑逗武松不成,最後武松要去首都東京(即開封府)公幹時,擺下一桌酒菜,給哥嫂辭行,特別向嫂子潘金蓮喊話,要嫂子注意言行,記住:「籬牢犬不入!」(妳把門關緊一點,哪隻公狗能進來啊!)這話可激怒了潘金蓮。讓她惱羞成怒。

她紅了耳朵,臉色氣得發紫,指著武大郎,(有趣吧!是武松嘲諷她,她卻回頭痛罵老公。)罵道:「你這混帳東西,有甚言語在別人處說,來欺負老娘!我是個不戴頭巾的男子漢,叮噹叮噹響的婆娘,拳頭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膿血(膿包,無用之人)搠不出來鱉老婆!(指自己不是縮頭縮腦的人,暗批武大無能!)自從嫁了武大,真個螻蟻不敢入屋來,有什麼籬笆不牢犬兒鑽得入來?你休胡言亂語。一句句都要下落。丟下塊磚兒,一個個也要著地!」

看看,這娘們,多恰北北!多慓悍,多犀利啊!

潘金蓮的連珠炮,轟得武松倒不好意思了,只得敬酒賠禮。孰料,潘金蓮把酒杯一推,跑下樓去,半途還打了回馬槍,罵武松不知道「長嫂為母」嗎?,她哭訴著,初嫁武大時,不知有小叔,怎麼突然跑出來,還要扮演「喬家公」(假冒的家長),幹醮她這嫂子!

潘金蓮邊罵邊哭,邊喊:「自是老娘晦氣了,偏撞著這許多鳥事!」

夠嗆吧!你這一生,肯定沒見過幾個,類似的女人。

回想一下,《紅樓夢》裡,哪有這等的潑辣女子?勉強講,就是一個王熙鳳了。難怪,後世的紅學論者,要說,潘金蓮有給曹雪芹留下深刻印象,往後在大觀園裡,就讓王熙鳳演出了類似潘金蓮的伶牙與俐齒!

然而,王熙鳳畢竟是大宅門裡,在順風環境下,狐假虎威的高手。而潘金蓮則真正是,地瓜葉,圓仔花,在汙濁的環境下茁壯,逆風逆勢,照樣一副我就敢拚的模樣!比起潘金蓮,鳳辣子還是遜色多了!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因為,太刺激了,所以問你三次!

也因為,太敏感了,所以,你不用回答。


【2020數感盃 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示範作】馬翊航/曼德博集合
馬翊航/聯合報
三月號的暴風

夾帶單張

帝國迷宮的空照圖


無盡之海

波形的犬懷抱牠們的玩偶

玩偶的眼底也有波形

慵懶的祕術與童謠


我與我的鏡中再加入一個我

鋼琴內的砂丘,細胞爪牙

煙霧把形狀贈與桃樹


以無限調整無限,摺疊後是:

雲的數值與雲的意識

你的形狀與你們的形狀


鹿角邊緣的海岸線閃電

擊中教堂聖母睫毛上

礦石書庫


暴風雨是一滴雨點

獵人前往心裡捕捉一個獵人


廢棄的果核裡

一億張座椅的劇院,滿座的星系

小孩

正在觀賞

他們的成長影片


導讀:

我在寫這首詩的時候,想試著找到一些可以啟動詩與感官的數學概念。我在Ted上看到了一場班.韋斯(Ben Weiss)的演講,他談碎形的自我相似性,碎形在自然中的分布,以及如何以碎形概念在手機上開發程式,讓我們將碎形的形狀與質地握在手中。我們如何面對複雜?我們有沒有可能不提到任何數字,卻可以展現與複雜化「碎形」概念帶來的想像與詩意經驗?他提到開發這個碎形的應用程式,不是將數字推到我們的面前,而是讓我們看見由數學產生的、具有啟發性的事物。我在這首詩裡面,試圖接近我在反覆觀看碎形圖像與動態影像的感官經驗與路徑,讓世界在某些時候改變尺度,產生詩的傾斜與活動。


2020數感盃/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

為推廣學生跨域學習並掌握數學知識與文字能力,數感盃提供國高中職生投稿新詩、專題報導與短篇小說,總獎金高達54萬元,暑假還能到日本東京數學參訪!

投稿截止:即日起2020.1.21(二) 23:59

競賽官網:https://pse.is/KWUSL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科技部

主辦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承辦單位:數感實驗室


【聯副文訊】李敏勇文化講座
聯副/聯合報
甫以筆名「李紀」出版《私の悲傷□事詩:一個詩人的青春小說》的李敏勇,將於12月14日(星期六)14:30-16:30,假台東縣政府藝文中心演講廳(台東市南京路25號)舉辦文化講座,講題:「生命的亮光,人間的印記──從世界的墓誌銘看不同的人生風景」,免費活動,歡迎與會。聯絡電話:089-320378轉300服務台。(桂樨)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鑊□
葉國居/聯合報
客家話中有一個非常特殊的詞彙,「□」這個特徵詞,為其他方言罕見。□,音ㄇㄚ。一般說來,「□」是指生育過的母性動物,但鄉人都稱灶頭前的大鍋子叫「大鑊□」。鑊,烹煮食物的大鍋。至於「大鑊□」為何要加一個「□」字,我始終不得其解。

對母親來說,大鍋是她嫁來客家莊後,天天必須面對的龐然大物,鍋口直徑一米,她矮小的身子,刷洗大鍋都得踮起腳尖,伸直腰肢。大家庭人口眾多,煮飯、烹調、燒洗澡水,皆須倚賴大鍋方能克盡其功。我童年時,母親與二嬸輪流煮飯,一人一個月。她蹲在灶孔門前,點燃禾稈,放入燥竹乾柴。洗米入鍋,經過多少火候就要掀蓋觀察,再決定柴草取捨,她自有拿捏分寸。米飯成熟前,大鍋內會出現許多泥鰍般大小,不斷沸騰冒泡之孔,這個時候,母親會在大鍋中盛一碗米粥汁,攪拌砂糖,口呼呼的吹著讓它降溫。母親說我從小就沒喝過牛奶 ,好像要用那一碗米粥汁彌補這個遺憾。

這碗米粥汁,出自一種博觀約取的概念,是大鍋飯萃取之精華。營養濃稠,香純可口。母親沒煮飯時,我便沒這個福利。或許是這般緣故,我對灶頭大鍋煮出來的食物特別歡喜。即便祖父主持分家後,電鍋產品已經問世,家中人口驟然變少,母親依舊喜歡用大鍋煮飯,飯多菜多,一家的歡樂、溫飽,都在熱烘烘的大鍋裡。多年以後,我離開故鄉,大鍋成為我在異地感受母愛的一條路徑。臨暗黃昏,從廣袤的台地田畝拾級而上、沿著後院的竹林冒出縷縷炊煙,母親一個人在灶頭前做飯,大鍋圓圓,等著子女回家團圓。

照常理來說,兒女紛飛後的母親,以迷你電鍋便足以應付孤單的日常。她卻堅持不從子女廢灶去鍋之議,讓廚房變得更寬敞。前些年一個冬日正午,我工作出差桃園,臨時起意返家用餐,為了讓母親驚喜未先告知。一進家門,滿室煙霧,從廚房、飯間,漫漫擴張到客廳來。我正納悶這煙霧何來,突然聽見灶孔門咿歪作響,母親一定又用大鍋煮飯了。家中老式煙囪礙於座向,冬日炊飯時北風逆襲,肇致煙霧瀰漫。我掩鼻前進,在朦朧中看到母親,她以跪姿拿著木頭猛往爐內塞去,口噗噗地吹風點火。黑白相間的散髮像一堆稻草,溶入濃濃的煙霧裡。

「何必用大鑊□煮飯咧!」我彷若帶些慍氣,以客語向母親詢問,平常何須用大鍋煮飯呢?

「等你兜轉來食飯呀!」母親彷若因為我回家有些驚訝。凝神後,旋向我反駁,用大鍋煮飯,就是要等我們回來吃飯呀!

我當下感受到母親的孤單,平常時日,她竟無時無刻不在準備兒女回家時的餐飯,如未用罄就餵後院的雞鴨。我驀地對大鑊□的「□」字若有了悟,除了母性的指稱外,更有一種女性含而不露的氣質。她(它)們在昏暗廚房中,在淡淡的日子裡,在煙霧迷漫的灶頭前,不事聲張,是默默的等待與盼望。若非我這麼突然回家,恐怕我終究不知,那些不易察覺又不為人知的母性付出。母親,也是一個默默在等你回家的大鑊□。

生命越長,越愛大鍋的飯菜味;離家越遠,記憶拉得越長。我有越來越深的感覺,當年母親用砂糖攪拌米粥汁,她口呼呼的吹著,一如她蹲跪在大鑊□前,口噗噗的吹風點火,分分秒秒,都希望給自己的兒女溫飽。


【聯副文訊】莊坤良教授主講「作家與革命分子的島嶼」
聯副/聯合報
莊坤良教授將以「作家與革命分子的島嶼」為題, 從文學、文化、宗教、政治等觀點,導讀新作《戀戀愛爾蘭》,並從愛爾蘭旅遊紀實,提供聽眾反思你我生活周圍相似的台灣經驗。導讀會於12月14日10:00-12:00在國家圖書館舉行,報名網址:https://actio.ncl.edu.tw/

activitydetails?uid=2&pid=193,詢問電話:02-2368-4938轉127。(桂樨)


  訊息公告
瘋食補 補錯了反傷健康
天氣稍微一涼,薑母鴨、羊肉爐、麻油雞等店家幾乎一位難求。但是,進補並非人人適合,中醫師臨床觀察發現,台灣時時刻刻都有民眾補錯或者補過頭,到底應該要怎樣進補,才能讓身體真正獲得健康?

武陵農場冬季限定 銀杏林落羽松美景大爆發
今年11月武陵農場的變葉植物如紅葉、水衫、落羽松、銀杏林等都開始大爆發進行了換裝,加上露營區的油菜花及入口處的水衫、落雨松及金魚草也相繼大開,讓農場變的像彩色世界般。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