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畫評】蔣伯欣/東西融合開創新境——論陳正雄的抽象藝術

聯副電子報
【名人堂電子報】有來自各行各業的知名人物,無論大事、小事,都能提供你豐富、獨特的名人觀點!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11/09 第6511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畫評】蔣伯欣/東西融合開創新境——論陳正雄的抽象藝術
人文薈萃 【閱讀□世界】蕭鈞毅/歷史的憂鬱迴力鏢
【書評□小說】陳柏煜/夢遺落下的

  今日文選

【畫評】蔣伯欣/東西融合開創新境——論陳正雄的抽象藝術
蔣伯欣/聯合報

結識陳正雄先生是很晚近的事情。他總是一襲藝術家的西裝,搭配他的黑帽子與抽象圖案的領帶出現,是其招牌造型。二十多年前,當我開始接觸戰後台灣美術史研究時,便已對「陳正雄」這個名字,留下深刻的印象。陳先生在1960年代,便在報章上發表相當有系統性的抽象藝術論,在當時一片朝向國族論述發展的現代繪畫運動下,顯得格外特殊,完全就藝術學理而論,他毫不受當時流行的論述所影響。

一、早慧的藝術青年

陳正雄在1935年出生於台北市大稻埕。及少,考入建國中學,在校期間便展露其文藝才華,天資聰穎,創辦美術社、且參加合唱團,音樂對其日後創作影響至深。

1956年左右,正值青年的陳正雄,便以其優異的外文能力,直接閱讀了岡本太郎的《今日的藝術》,啟蒙了他對現代藝術的概念。這本書介紹了超現實主義與抽象藝術。岡本太郎的傳統觀,迥異於崇尚自然主義的台灣本省籍畫家,這段期間,陳正雄受郭雪湖推薦,進入李石樵畫室學習素描。他在1954-1956年間,就以簡筆畫風,勾勒出神祕多彩的內心風景〈池畔〉,隨後更以具鮮明個人風格的〈山在虛無縹緲間〉(1958)、〈檸檬〉(1960-1964),作為他跨入抽象的初試啼聲。服役期間,陳正雄又直接閱讀了里德(Herbert Read)的《現代藝術的哲學》,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論藝術的精神性》等西方名著,使他自始便透過自學,掌握了正確的創作方向與原理。

二、初出藝壇

1964年,陳正雄與畫家陳銀輝等人組成了「心象畫會」,也在《聯合報》上發表宣言。他認為,繪畫與其說是視覺的描繪(visual descriptive),不如說是視覺的隱喻(visual metaphor)。由此可見,他的畫風在跨入抽象之際,便已初步掌握了內在真實的要義。

此時,陳正雄的作品,也開始獲得全省美展、台陽美展等入選,並七度獲獎。1967年,也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舉行個展,並為其出版個人全英文的畫冊,在1960年代後期,便已獲得了國內相當的聲譽。

這段期間,也是他發揮優異外文能力,密集地在報章雜誌發表《風靡歐美的歐普藝術》(1965)、《戰後國際藝壇動向》(1967)、《漫談抽象藝術》(1967)、《論抽象藝術》(1968)、《抽象藝術之先驅:立體派與未來派》(1968)、《抒情抽象與幾何抽象》(1968)、《談抽象畫派》(1970)……等專論。1970年代之後,陳正雄的藝術評論主要集中在藝壇活動與團體,特別是現代藝術的推動上。

陳正雄在1968年獲得日本藝評家朝日晃的肯定,由東京保羅畫廊邀請個展,成為他首次在國際上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較少人知道的是,陳正雄憑藉著國際上的人脈,推動了許多現代藝術的活動。包括與日本藝術界的交流。1970年代後期,他曾推動了多屆「台灣現代畫家十人展」。1990年代後期,他又推動兩屆「巴黎今日大師與新秀展」。今年4月,他更推動「兩岸當代抽象藝術交流展」。他也是引介林壽宇作品回台的伯樂,甚至引介韓國首爾畫派(當時稱為「新漢城畫派」)與單色畫家朴栖浦(Park Seo Bo)等人在春之藝廊的聯展,都是陳正雄居間促進國際交流的重要美術活動。

三、作品風格

在創作方面,陳正雄中期抽象的油畫作品,仍有部分中國山水畫的留白痕跡。本展中,〈霽色系列〉(1969)、〈志在四方〉(1973)皆帶有宇宙洪荒的亙古,恣意揮灑的筆觸,在畫布上留下蕭颯的動勢,凝結了永恆的時間。〈花開的天空〉(1983)則彷彿在歡愉的世界中,留下色塊間的多彩匯聚,皆是畫風轉折期間的關鍵性作品。他也謹守抽象藝術的原則,均以不具辨識性的無形象,來從事純粹自由的形式創作。

1978年開始,陳正雄開始使用壓克力。因為壓克力顏料快乾、又可覆蓋的特性,使陳正雄如魚得水,展開更為自由狂放的變化。此時期的作品如〈市夜〉(1983)、〈海舞系列〉(1985)等,均為在黑暗背景下對比出的迸發之作。

1990年代起,陳正雄駕馭壓克力彩的技巧更上一層樓,更能盡情揮灑多變的自由動態與速度感,他以畫筆或點、甩、潑、洒、濺、滴流等技法,在畫布上留下各式躍動的痕跡。例如:〈花季〉(1991-1993)、〈春天裡的春天系列〉(1993)、〈綠野香頌系列〉(1992)、〈愛的回流〉(1993)、〈山谷的回音〉(1993)。而畫在紙本上的〈冬吻〉(1994)、〈朦朧的河〉(1994),其黑色線條在斑斕的色彩痕跡上交錯,如同抽象表現主義的纏繞、迴旋,彷彿藝術家內心的慾望迷宮。

1990年代後期開始,他使用補色的對比,加上格子狀的構圖,強化其現代感的視覺性。格子(grid)作為現代主義的象徵,早已成為戰後現代藝術的一大特點,〈數位空間系列〉的雙聯畫(2000)與三聯畫(2002)中,陳正雄則是巧妙運用了補色,同時,他引用了中國的狂草圖式,形成類似塗鴉的效果,並將方格引入了畫作,產生微妙的平衡。

2000年以後的作品〈窗系列〉中,陳正雄並不強調這些方格的幾何邊界,色彩線條甚至溢出了方塊,使方塊在悠遊的線條世界中,彷彿飄浮了起來。可以看到畫家輕鬆駕馭了色彩的各式力量,在控制與放任之間,找到巧妙的平衡,這些潑灑出的斑點、線條與痕跡,展現了藝術家內心的強大力量。

近期的大幅作品中,高彩度的運用,搭配各式技巧的協調與對話,如同生命的歡愉感,彷彿在歌頌著生命的喜悅。這種極致繽紛的形式配置,表現出生命各種激昂、流動的過程,也呈顯出高度的音樂性。在漸強與漸弱之間,如同交響曲般的和聲與共鳴,展現了藝術家邁向創作高峰的生命力。

四、國際各方讚譽

這些力量的來源,顯示了陳正雄自始接觸《藝術的精神性》時,便自覺尋找生命的靈性。他很早便開始收藏原住民藝術,並在1976年成立了台灣原始藝術館,出版《台灣原始藝術精選集》。他也從1985年起連續四年在《自立晚報》及《聯合報》上發表原住民藝術的專文百餘篇,已是國內原住民藝術的專家,他不僅從中汲取了原始的造型美感,更找到了康定斯基最早提倡抽象藝術時,企圖捕捉的內在驅力。

正是在這樣的認知與實踐道路上,陳正雄發揮了他的長才,除了在1980年代初創辦中華民國現代畫學會、台北藝術家聯誼會,擔任理事長,他也是國內少數對抽象藝術研究有成、著作等身的藝術家。陳正雄曾巡迴中國各主要大學演講,受到熱烈回響。作品也廣受國際間主要藝術機構收藏。眾多國際間極為重要的藝術家及藝評家,也都是他經常往來交遊的畫友。

陳正雄分別在1999、2001年兩度獲得《佛羅倫斯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終生藝術成就獎」及「偉大的羅倫佐金章」。2014年,陳正雄亦榮獲「國家文藝獎」,囊括了國內外最高的獎項。台灣創價學會藝術首席顧問王秀雄教授,稱讚陳正雄為「享譽國際藝壇的抽象畫大師」。台灣美術史權威學者、成大歷史系教授蕭瓊瑞,也將陳正雄與趙無極、朱德群三人並譽為「抒情抽象華人藝術三傑」。而今在台灣創價學會的邀請下,得見藝術家一生迄今的傑出作品,衷心期盼他未來更精采的創作發展。

●「東西融合□開創新境──陳正雄抽象藝術展」於花蓮美術館(花蓮縣花蓮市文復路4號)展至11月29日。


  人文薈萃

【閱讀□世界】蕭鈞毅/歷史的憂鬱迴力鏢
蕭鈞毅/聯合報
《阿宅正傳》書影。(圖/時報提供)

推薦書:朱諾.狄亞茲/著,何穎怡/譯《阿宅正傳》(時報出版)

朱諾.狄亞茲《阿宅正傳》很快為讀者揭開這本書的一大主軸:奧斯卡對類型作品(尤其科幻與奇幻類)的情有獨鍾,以及對推想類型(speculative genres;借譯者譯法)書寫的雅好,組合成奧斯卡御宅熱情的一生。御宅本來就是一種略帶風雅的喜好,但作者朱諾.狄亞茲並沒有放過奧斯卡的意思,反而在小說裡為他形塑了一個當代人都不陌生的偏見:肥胖、疲倦,且牢牢地被「自己是個處男」這件事攫住。

有個流行於二次元文化的玩笑不知從何時開始:「處男超過三十歲就會成為魔法師。」這話的意思一方面調侃了御宅族群自身、一方面也是揭露了御宅喜好在社會慣習的人際交際中有多麼弱勢;「魔法師」原型來自於奇幻類型的遊戲與作品,如果把這個概念挪移至現實層面,便有了「超過三十歲還是處男」的悲劇質量,是一種與成為具有隔空取火、舉手祈雨等大能的「魔法師」同等重量的代價(可見悲劇的重中之重)。此間的自娛自樂近乎刻薄,但卻和《阿宅正傳》所透露的憂傷語調息息相關:小說裡呈現的世界,對多明尼加人而言,在炎熱夏季、黝黑膚色與移民的離散際遇下,過青春期仍是處男之身已是不可思議,何況奧斯卡超過二十歲還是處男?比起「三十歲」更為嚴苛的條件,因此落在小說要角奧斯卡的頭上,他心裡的悲鳴與酷愛的末日科幻、太空歌劇等題材相互疊映,思維只能短暫地拔地,脫離肉體,卻又很快地在身體的層次上被緊緊地綁住,爾後墜入一次次從單戀到無疾而終,再繼續寫作閱讀的迴圈。

不得不說朱諾.狄亞茲在呈現奧斯卡一生上的惡趣味實在讓人鼻酸。而整本小說嘗試處理的「處男」之悲劇,其實正是疊照在多明尼加歷史的苦難之上。獨裁者楚希佑從卷首就出現,而加諸在奧斯卡家族上的悲劇印記──名為符枯(Fuk□)的詛咒,乍看是為小說添上一層魔幻色彩,其實閱畢全書,詛咒更像是一種歷史唯物的結果:無後不是問題,處男也不是問題,但由奧斯卡的自由意志外加環境決定的綜合結果,導致一個人要愛上他人必須以死為代價,就絕對是問題。

《阿宅正傳》全書以奧斯卡的「宅」為基礎,當然不是要甘冒剝削二次元文化族群的風險,反而更像是──如卷尾以曼哈頓博士(Dr. Mahattan)這位外於時空的人物一段引人深思的話:「世間事沒有真正的終了。沒有終了。」──事物總在迴圈,小說結尾因此重新串連起歷史的螺旋;藉由這些御宅文化的符號,《阿宅正傳》構築了一段乍看玩笑,實則潛藏歷史劇痛與流離的,多明尼加政治與國族的憂鬱史。


【書評□小說】陳柏煜/夢遺落下的
陳柏煜/聯合報
《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書影。(圖/九歌提供)

推薦書:鍾旻瑞《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九歌出版)

「在我的腦海中,夢遺和流星的形象竟漸漸融合在一起,兩者共享一個如此悲哀的意義:它們都是實現不了的願望,它們都是夢遺落下的痕跡。」鍾旻瑞無疑是八年級作者群中最惹人注目的一位,引頸期盼下他的第一本小說集《觀看流星的正確方式》終於造訪地球。其實原本還有個書名候選:《夢遺落下的》。據他本人表示,最終沒採用理由有二:不喜歡不完整的句子、怕長大無法接受小時候(現在)的任性惡趣味。但從命名的選擇或許就能看出端倪,流星作為完整句子、語言節奏、故事線的代表,被挪為前景,而身體雖不至於躲躲藏藏,卻像透明尖爪,隱藏在成長與愛情的肉球裡。

〈第二〉中非常厲害的場景:小學畢業前男孩與女孩,因為捉迷藏遊戲擠到一張講桌下。他們在長出性別的之中或之前被困在夏天的空教室內顯得多麼不合身。鍾旻瑞很會把握戀愛還沒定型的時刻,像一台電扇在頭上將對話吹過來擺過去,吹過汗涔涔的脖子時接近朦朧的性慾。然後女主角送給男主角的信物是枚蟬蛻,她將畏懼蟑螂(也像小孩對性的看法,噁心)的他的手扳開,將「身體」放在他的手上。男主角那「改不了愛哭壞習慣」所呈現出水龍頭一般明晰的身體感。任性一點,附會地將全書放在少年同志身體啟蒙史的眼光來看,這段在同志認同出現之前曖昧的異性身體體驗,也就變成格外特殊的「性意思」了。

身處後交友軟體時代的同志,自我認同與指認同類或許不再那麼艱難,但流連於琳瑯滿目的展示窗,是否/如何擁有(具性資本)的身材,或擴延至髮型穿著的標準身體型,是新一代必須面對的焦慮。〈容器〉的寫作由網路上「在交友條件中聲明拒c拒胖算不算歧視」的討論引發。小說中,也有汗(自卑的肥胖而多汗)也有哭(自我厭棄與受霸凌的哭),還有身為完美天菜卻不在意外型的白馬王子對照組。在三者之間成立的不是個勵志的純愛故事,真正核心的張力是生理的肉體其實裝載在另一具鎧甲般的身體容器中。「它」同時由主流眼光的壓力與抵制的意/異見縫合,兩造皆使鎧甲更像身體;同時自己的「靈魂」也常跑出來監視,等待完工拆卸的鷹架。收場時,有這麼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擁抱的這個身體裡面就裝著靈魂。」夢遺和流星再次融合在一起,或許這次更難分得清。

流星繼續成群出現。尿床以及守護母親生命的身體(怎麼有點像林默娘傳說的變形?)、被創作奪取因而消失的現實身體、學習換氣或抽菸一半或兩倍的身體、死亡後由機械留存的身體、自殘的身體……。小說家寫了「劇本」,有賴讀者們腦補好劇本應得的表演、景觀。鍾旻瑞推崇的作家海明威有著名的冰山理論。簡明線條的冰山下,不只有更大的內容,還有推擠著冰山的暗潮洶湧。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