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4日 星期五

高鐵南延,蘇貞昌輾碎專業制度與文官價值


【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網路時代,部落格是最佳發聲的平台。從【部落客名嘴】電子報非大眾媒體的角度,看個人媒體如何發揮影響力!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10/05 第4585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子彈與東風四十一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高鐵南延,蘇貞昌輾碎專業制度與文官價值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RCEP將達陣 台灣企業何去何從
民意論壇 增設橋梁局?組改瘦身走回頭路
訴求正當 何必「小丑」
聯合筆記/複雜又矛盾的大閱兵
長輩樂活「抓寶」 長照風景
方祖涵/變調的社會溫情故事
公安事故 撕開官商體制假象
氣候政策 應免除青年憂慮
蹭廟拜神 不如無私顧大局
我為台灣憂心...只有己方才是對的 怎叫民主?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子彈與東風四十一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共和國」的七十歲生日,習近平藉閱兵展示了東風四十一洲際飛彈,號稱「全球快遞」的這款神器,半小時即可飛抵地球另一面的美國;但全球目光的另一個重點,是香港的一顆子彈。

英國泰晤士報刻意作了這個對照。香港警察千鈞一髮之間扣下扳機,示威者應聲倒地,作為前殖民母國的這份報紙認為,這顆小小子彈的鋒芒,蓋過了「東風」快遞。

改革開放四十年,沒有人曾想過中國大陸可以企及今天的成就,美國對它的崛起寢食難安,終於決定發動貿易戰進行圍剿,東風四十一亮相,就是對華府的心理威懾,要美國認清,攔阻中國為時已晚。

但習近平恐已發現,「東風」固然威風凜凜,一顆子彈也讓香港坐困愁城。香港不太可能回到過去,只講究收入與GDP,就叫人民沉默。香港的示威者猶如燒不盡的野火,到了共和國的壽辰這天,依舊看不見運動的終點。

川普搬出貿易赤字刁難時,北京充滿睿智地研判,大國爭鋒是歷史的必然,貿易戰將是曠日廢時的持久戰;但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時,北京卻不切實際地希望,用優勢警力迅速平息眼中的這場「動亂」。

東風導彈固然是美中爭霸的加演秀,子彈恐難解決香港的問題。街上狂飆的勇武派恐怕並不真懂民主,卻始終讓香港陷於困境。

東風四十一提振了大陸人民的士氣,但也讓美國和西方世界更有抗中的危機感。一顆子彈不能解決香港的基本問題,反而陷入治絲益棼的僵局。

「共和國」的七十歲生日過後,還有很多未能解決的難題。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高鐵南延,蘇貞昌輾碎專業制度與文官價值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在蔡政府選前大撒幣、大送利多下,高鐵南延案也被當成政績放送。行政院長蘇貞昌先是大張旗鼓跑到屏東開記者會,當場宣布高鐵南延,連路線都一併明示了。半個多月後,交通部開審查會背書,未表決即拍板通過蘇揆屬意的左營案。然後,蔡英文總統回屏東拜廟跑選舉,也拿高鐵來宣揚政績了。

高鐵南延案通過速度迅如高鐵,立馬再添一樁蔡英文的政績工程,卻徹底輾碎了交通專業評估制度與文官專業價值。

高鐵在二○○七年扁政府後期通車,面對隔年的總統大選,扁政府就有南延之議。同年九月,當時交通部次長何煖軒把腦筋動到政院已核定、正要動工的高雄鐵路地下化工程,打算鋪設第三軌,讓高鐵與台鐵共軌進高雄車站並延伸屏東,當時遭鐵道專家群起砲轟,認為不具效益,且造成安全與營運風險,擺明了就是選舉考量。

十二年後,同樣戲碼從扁政府換到了蔡政府,只是扁政府再怎麼強勢,最後還是在專業與民意下低頭,不敢強渡關山。馬政府上台後,當時的交長毛治國基於高鐵財務狀況,以及共軌涉及技術整合與效益等因素,認為現階段高鐵不應南延。

蔡政府上台後,南延之議再起,交通部鐵道局先提出從高鐵左營站延伸至屏東六塊厝的左營線,以及從燕巢機廠岔出的路線,當時左營線就遭學者質疑運量評估偏高、自償率偏低,卅年都無法獲利,根本不具經濟效益。後來雖補件再審,還是被打回票。

去年九合一選前,鐵道局又提出高雄案及小港潮州案,與左營案、燕巢案直接拉到屏東不同的是,此二線都是「進高雄、延屏東」,前者會進入高雄車站,後者則經小港機場,但經費都因此暴增一倍以上。當時鐵道局力主,不要只考慮財務,應從國土及區域發展思考,但仍遭學者高度質疑。從扁政府到蔡政府,高鐵南延都是從供給導向,說服外界開發就會創造需求,卻忽略以需求為導向,但目的都只為將其背後的政治目的與選票利益合理化。

沒想到隔了一年,總統大選當前,高鐵南延案突又端上檯面,這回不僅由蘇貞昌直接拍板,連路線都欽定了,且還是早已被交通部審查會否定再否定的路線。如此毫不遮掩強迫專業打臉自己為政治背書的作風,更甚於「酷吏」的暴衝。

軌道建設涉及廣泛、影響深遠,不僅造價昂貴,後續維運經費更是驚人,交通部早已建立一套嚴格且有量化數據可茲評量的審查制度。這也是為何軌道建設期程漫長,就為避免製造蚊子軌道,變成國家財政窟窿。

然而,這套行之有年、不分藍綠執政皆遵循的交通專業評估制度,卻被蘇式施政風格完全破壞。過去在交通專業審查會中為國家財政把關、區域平衡發展而斤斤計較的財務效益、自償率、土地開發利益等等,如今都可因為一人一黨的政治或選舉考量,被視如無物。

這條路線把高鐵從左營站拉到屏東六塊厝,花五百多億,充其量是從高雄蛋白區接到屏東蛋殼區,為的只是跨過高屏溪象徵意義的「假南延」,難怪不只高雄市政府不滿,多數屏東人也不埋單。例如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有民眾提議停止高鐵延到屏東,很快超過五千人附議成案,附議最多的就是高雄和屏東人!

蘇揆踐踏的不只是交通專業評估制度,最痛苦的應該是理應不受政黨輪替影響的專業文官。在執政者的政治與選票利益下,這些鐵道局官員必須一再做出違反專業評估的路線方案。更難堪的是,蘇貞昌大筆一揮畫定了當初早被否決的路線。若一切長官說了算,只為政治服務,維繫國家體制運作的文官價值又何在?

蘇貞昌輾壓的交通專業評估制度與文官價值,才是高鐵南延荒謬劇中一道看不見、卻深可見骨且難以痊癒的傷痕。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RCEP將達陣 台灣企業何去何從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由東協十國和其他六國組成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將於本月12日在泰國召開部長級會議,會中可能會宣布即將完成協商及公布主要內容,並在明年完成簽署。合理預期,RCEP將會在未來一、二年生效。

RCEP會員國占台灣對外貿易將近六成,可說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如果未來這些會員國之間可以享有貿易免稅優惠,台灣產品卻要繳稅,必然會大為削弱台灣產品在這16個國家的競爭力。屆時台灣的產品不但會被排擠在外,國內外資本也可能會轉向這些國家投資,加速台灣的邊緣化。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政府應該要妥善因應。

RCEP最早是在2011年時由東協十國提出來,希望將已相互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六個國家(中日韓紐澳印)組合起來,成立一個大型的全面綜合經濟合作協定。由於其中包括中國大陸、印度兩國,再加上東協十國的人口,總人口占全球人口將近一半,將是全球人口最多的經濟合作協定。另外,RCEP會員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總量與貿易總量,約占全球的三成,市場潛力不能小覷。

過去九年多,RCEP已經進行過超過20多次的協商,大部分內容都已談完,之前主要問題卡在印度對於中國大陸的擔心。因為大陸是印度的最主要進口國與最大的赤字來源,印度若再對大陸降稅,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大陸產品進入印度。最近印度終於鬆口,願意分年調降八成大陸產品的進口關稅;在印度同意之後,RCEP應該很快就可以完成協商。

與去年底生效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相比,RCEP的開放程度相對要低很多,不但關稅調降的項目較少,很多產品的關稅也未完全調降到零。而且,CPTPP的相關內容有30章,RCEP的相關規範少了很多。

雖然RCEP的開放程度較低,但對台灣而言,RCEP占台灣貿易總量59%,CPTPP只占24%;在投資方面,RCEP占台灣對外投資的65%,CPTPP只占14%。因此, RCEP對台灣的重要性遠遠超過CPTPP。

台灣是一個小型開放經濟體,高度依賴對外貿易。對外貿易不但可以擴大出口,帶動國內生產,且因生產規模擴大,也可以大幅降低台灣的生產成本,提高競爭力。更重要的是,為了要與其他國家產品競爭,台灣的企業勢必要更有生產力,所以開放市場、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就非常重要。

在馬英九總統時代,因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RCEP都還在協商之中,無法立即申請加入,要等到原始發起國家之間完成協商及正式生效後,其他國家才能在第二回合申請加入。韓國、泰國和台灣都已表明加入CPTPP的意願,如今RCEP即將完成協商及生效,相信會有更多國家申請加入,香港也已經表明加入意願。

台灣地理環境處在CPTPP和RCEP兩大陣營的中間,且與這兩大陣營的貿易與投資都非常密切,當然應該要積極申請加入,接著再強化與這些地區的經濟整合。可惜的是,過去三年多來,民進黨政府並未積極地爭取加入這些重要的多邊經濟合作協定,例如CPTPP都已生效將近一年,卻未看到政府有任何作為。

RCEP即將達陣,我國想要加入必須先克服兩個重要的問題。一個是台灣可能先得爭取和東協十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分頭成為經濟夥伴之後,這些國家才會有意願再洽談台灣加入RCEP事宜。另外一個更困難的問題是,中國大陸是RCEP的成員,依慣例新會員的加入必須獲得所有會員國的同意。換言之,如果想要大陸同意台灣加入RCEP,可能會面臨大陸要求先協商完成「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及後續的協議。

當前兩岸關係降到冰點,台灣想要加入RCEP可能是難上加難。問題是,眼看著CPTPP已正式生效,RCEP也即將生效,政府卻一籌莫展,只能放任台灣企業自已去面對這麼困難的國際經濟情勢。我們為台灣的未來感到十分憂心。

   
民意論壇
增設橋梁局?組改瘦身走回頭路
林嘉誠/行政院研考會前主委(台北/聯合報

南方澳跨港橋斷造成死傷,有立委建議成立橋梁局統籌全台灣橋梁事宜,此建議待商榷。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如何職權釐清,中央政府各部會之間組織職權區分,均有待加強。

政府組織改造進行數十年,且不論中央與地方的職權區分,純就中央政府組織改造,行政院展開政府改造,中央政府組織基準法、總員額法、行政院組織法修正案,自二○○二送到立法院審議。歷經兩次政黨輪替,數屆立委更迭,迄今仍有若干部會未完成立法。

政府組織改造本是因應外部環境而調整,有採取全面性策略。

惟台灣中央政府自大陸搬來組織龐大,加上國營企業、財團法人基金會、新設行政法人、獨立行政機關等,累積上千個。

面積不大的台灣,中央部門疊床架屋,政府財政支出告緊。

雖歷經十多年改革,組織改造有些成績,作業流程簡化,各部門橫向聯繫改善等,有目共睹。但組織改造顯未盡其功猶待努力。

任何政府部門職權區分,必然存在灰色地帶,首長的領導才能克服困難。

坦然而言,包括內政、國防、外交、教育、經濟、財政、交通、法務等八大部,部長何其重要。可是近年來,堂堂部長自我限縮,缺乏政務官風範,更迭太快。總統、行政院長走在前面,大型部會首長相形失色,許多政府效能打了折扣。

政府組織改造,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如何分工,既符合地方自治,跨域治理、政府一體等理念,討論盈庭,為與不為,不是能與不能。發生事故,只是增設機關,完全走錯方向。

台灣負責水、山、海洋、河川、道路等業務,均涉及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也有若干不同部會。釜底抽薪在於更清楚整合分工,而非另起爐灶,犬牙交錯。

全面檢討公營企業、財團法人,裁撒合併。獨立機關、行政法人,名實相副,有效績效評估。全民支持力度強化,政府組織改造才能克奏膚功。

   
訴求正當 何必「小丑」
王微曦/文字工作者( 台北市)/聯合報

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法通過「禁蒙面法」,雖有爭議,但也是為了讓動亂不再繼續擴大、以維護香港社會的不得已做法。

反送中雖有理由,但如不知見好即收,受害的是整個香港的經濟和人民;加上許多蒙面示威者已走入偏激、暴力行為,若不事先以法制止,蒙面者群聚效用催化,就容易失控,原來的訴求也就失焦。

日昨電影《小丑》就是一個例子。小丑雖然受到委屈,但他一個人,還到育幼院去溫暖地取悅兒童;他的憤怒後來雖然爆發了,但一個人的力量,還不致讓整個社會失控,但十個、百個民眾,掛上小丑面具,就演變成街道和社會的大動盪,城市幾乎為之毀盡。

小丑報仇了嗎?沒有好的溝通和對策,正如影評說的:《小丑》最終還是一部悲劇。

蒙面有如網路世界的匿名一樣,是雙面刃;若你的訴求是正當、正義的,何必怕見人,當小丑?

   
聯合筆記/複雜又矛盾的大閱兵
羅印冲/聯合報

十月一日中共舉行慶祝建政七十周年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發表談話,隨即登場的是近年規模最大的閱兵,不少新武器首度亮相。對許多台灣人來說,看到北京此景,內心不免產生複雜而矛盾的情緒。

中共建政七十周年,意味著中華民國政府「轉進」台灣,也經過七十年。其間隔海分治,台海情勢跌宕起伏,兩岸政經對比也產生巨大變化。

如今中國大陸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際影響力和軍事實力已非吳下阿蒙。某種程度來說,中國大陸確實從「站起來」,經過「富起來」,邁向「強起來」;從近代史看,「中國」之有今日,也屬不易。

然而對很多台灣人來說,面對大陸的崛起,內心無疑是複雜又矛盾的。

複雜在於,「中國」躋身全球強權,在硬實力上,確實讓中華民族吐一口氣,尤其閱兵式亮出東風四十一洲際彈道飛彈和隱形無人機等戰略武器,明顯是劍指美國,放眼全球,恐怕只有北京和莫斯科有此底氣。

矛盾的是,中國大陸崛起,對台灣既是機會也是威脅。大陸的廣大市場,台商不可能撤離,但中共迄今未曾宣告放棄對台動武,從某個意義說,共軍武器發展越尖端,國軍防備也必須更先進,才能抵禦共軍犯意。如此,中共大閱兵,台灣人不僅無感,反而認為充滿敵意。

習近平在建政七十周年大會談話,重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細心一點還能發現,習近平在談話中把港澳和兩岸放在同一段落,兩者間並無「句號」分開,潛台詞是將台灣等同港澳視之,這顯然與台灣多數民意相悖,無益兩岸關係向前發展。

兩岸分治已七十年,北京應深刻體認到,無論台灣是由民進黨當政,還是國民黨重返執政,台灣人民都難以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更遑論接受一國兩制下的台灣方案。即使重回七十年前中共建政起點,也不能抹滅中華民國存在的客觀事實。而今更只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事實,兩岸關係才有可能往前進。

   
長輩樂活「抓寶」 長照風景
鄭軒成/台灣影響力實驗工作室負責/聯合報

寶可夢Safari Zone三日在新北市登場,主會場大都會公園吸引大批寶友參與,還有許多遠從日本、歐美來的朋友,筆者也親眼目睹了進行直播的YouTuber、坐著輪椅的寶友奮力向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等,都令人印象深刻,還有三位來自日本的姐妹淘,加起來超過兩百歲,興致勃勃地來參與抓寶盛事。為什麼老人家會喜歡抓寶呢?

去年,筆者推薦一位退休長輩玩寶可夢,她單身獨居,我用旅遊的角度鼓吹她,每到一個地方就傳一張遊戲裡面的「明信片」給我(寶可夢的好友送禮機制),長輩就安裝了遊戲,還稱我為「師傅」。

近一年後,長輩某天傳訊息到LINE宣告:「我已經四十等啦!」徒弟青出於藍,我玩了三年還在第卅九等。

沒接觸寶可夢前,這些長輩的娛樂大部分都是看電視,身體機能慢慢退化。有天拜訪這位長輩,當然免不了出門走踏一番,長輩如數家珍地說,哪些地方有幾座補給站、前方道館有幾組人馬定期占領、在那邊的某某是鄰居等…,出門轉了一圈,走了三公里。

美國哈佛醫學院的教學醫院布萊根婦女醫院最新研究顯示,走四四○○步能最有效率降低死亡風險。對於養成抓寶習慣的寶友來說,四四○○步可能連一顆最低兩公里的蛋,都孵不出來。

根據推估,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每十二人就有一人有失智症。對於玩寶可夢的老人家來說,會快速更新遊戲內容的寶可夢,刺激大腦思考:不同的寶可夢要如何抓?如何運用有限的格子,裝下所有想要的寶可夢?新出的寶可夢要如何獲得?

許多問題拋出來,他們就必須獲得答案,比如詢問寶友、或在群組中求救,久而久之,就慢慢發展成一個互相合作的群體,每天的明信片(禮物)成了一種打招呼方式,代表著:我今天有抓寶喔!我今天還「活著」喔!

除了運動,寶可夢也給這些老人家精神陪伴,讓他們有機會加入到一個群體;每每聽到這些長輩給彼此取的各種綽號,總是不禁莞爾,想著:有這些好朋友照應,應該會減少「孤獨死」發生吧!

筆者喜歡漫步,喜歡看不同的風景,欣賞每一張面孔,寶可夢賦予這旅程中更多樂趣,好似有一群夥伴陪伴冒險;雖然這是遊戲,核心概念卻是這個世代難得的「交流」,以及許多潛藏在遊戲規則裡面的善良美好。如果我們能夠拋開成見,認真思考其中有沒有任何有助於社會的方法,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想法與做法;再進一步思考,寶可夢絕對不會是唯一解法,你的作法是什麼呢?

   
方祖涵/變調的社會溫情故事
方祖涵/聯合報

卡森.金恩從來沒想過,一個小玩笑會帶出這麼大的影響。

九月中,愛荷華州大與愛荷華大學足球賽前夕,金恩在體育新聞轉播台後方高舉海報,上面手寫「雪山淡啤酒存貨急需補充」,另外再附上自己網路轉帳代號。結果畫面傳出後,來自四面八方小額贈款竟立刻出現,數目還一直不斷上升,遠超過他開玩笑需求的啤酒錢。

面對這筆橫財,金恩跟家人討論後,做出令人感佩的決定:所有贈款將捐給愛荷華大學兒童醫院,或者應該說「幾乎」所有贈款,因為金恩還是會留下十五美元,剛好夠買一箱雪山淡啤酒。

金恩做出捐款決定時金額總數大約一千元美金,對於才廿四歲、從州大休學工作中的他來說,那並不算一筆小錢,可是他還是選擇不自私,慷慨分享社會善意。消息傳開,捐款更像滾雪球一樣流入帳號,加上雪山啤酒跟網路轉帳公司加碼對應捐助,兩周不到就超越兩百萬美金。此外,愛荷華州州長更公開讚揚,宣告將舉辦「金恩日」慶祝此義舉。對了,雪山啤酒還答應要送金恩夠喝一整年的存貨。

美好社會溫情故事,卻在狄蒙紀事報報導出刊後變了調。

狄蒙紀事報是愛荷華州歷史悠久,得獎無數的重要媒體。記者為了做金恩專題,特地查看他社群媒體記錄,發現其中竟然有許多充滿性向與族群歧視的惡毒語言。那些貼文多數出現在七年前,那時候金恩只有十六歲,當記者詢問這些內容時,金恩充滿悔意地道歉,並說明當時是看電視喜劇節目跟朋友開玩笑,絕非有意傷害他人。

狄蒙紀事報刊出包括金恩本人回應的全篇報導,雪山啤酒聞訊立即中止所有合作關係,取消原本要把金恩臉譜放在啤酒罐的計畫,一年份存貨也不送了,不過仍然維持對兒童醫院捐款承諾。啤酒公司迅速切割換來正反極端評價:支持者覺得歧視性言論不該存在於社會,一點灰色地帶都沒有;反對者認為凡事都講究政治正確實在過了頭,尤其對青少年可以多點寬容。不論如何,一樁美事都因報導出爐而變成糗事。

狄蒙紀事報也被罵得很慘。很多人質疑他們為何要找出七年前社群舊文,此舉似已逾越調查報導界限,僅為爬糞而已。這份歷史悠久老報紙去年才因為收中國政府廣告費攻擊川普而惹惱川粉,現在右派民眾新仇加舊恨更對他們看不順眼。有人找到撰文記者幾年前社群媒體貼文,內容充滿性向與族群仇視言論,跟金恩根本沒什麼兩樣,儘管狄蒙紀事報得知後立即將記者解雇,百多年辛苦建立的信譽,仍然因此嚴重受到永久性傷害。

只是一個玩笑,竟然在短短十幾天就搞得天翻地覆,每個參與其中的人應該都始料未及,只能說社群民意不再只像流水,其實更似急流泛舟,全身而退不僅需要技術,還需要運氣才行。

溫情一不小心就變了調,幸好,在塵埃落定後,至少兒童醫院仍是這段故事的贏家。(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公安事故 撕開官商體制假象
鍾佑煖/上班族(台中市)/聯合報

跨港斷橋事故後,又發生嚴重的消防公安事件,「包工程」、「違建」、「行賄」等散布各大社群平台,瀰漫深深的悲傷與無助。受難者大都是養家糊口辛勤工作的老百姓,他們或許離鄉背井,或是考上公職,人生才剛起步,現實的殘酷總是來得特別快,瞬間陰陽兩隔,令人扼腕。

政治學者羅曼.柯茲納里奇日前發表「現代民主的缺陷─短視近利漠視未來」文中提到,特殊利益集團,特別是企業及公司行號,利用政治制度爭取短期利益,並將長期成本轉嫁給社會其他群體。無論是資助競選活動,還是耗資遊說,企業對政治的入侵和操控都是一種全球性現象,導致無法形成和實施長遠的政策規劃。

無論是斷橋事故或違建火災,最根本原因即是一層層牢不可破的官商體制,讓業者藉由「借牌、轉包或人頭營造廠」,減少營運成本,甚至偷工減料來賺取價差,或是掛羊頭賣狗肉,規避法規逃漏稅。

諷刺的是,政府在鏡頭前誠懇宣示,臉書上圖文並茂的願景政績說明,都在災難事件之下一一撕開假象。全台還有多少豆腐渣工程、農地濫用案例?我們的職場環境真的有做到合格工安及教育訓練嗎?

現實世界的不完美,不只是災難過後的斷垣殘壁,還有普羅大眾是否有足夠智慧培養更宏觀的政治素養。我們不希望看到,官員在鏡頭前所展現的質詢及究責,只是被包裝過後的假象,因此也須深思,自己是否默許很多不必要的政策牛肉,以短期利益來選擇跟風;或是跟著名嘴媒體操弄意識形態、立場之爭,讓自己的衝動及私欲化成匿名的網路罵陣?

   
氣候政策 應免除青年憂慮
楊之遠/文化大學土地資源系兼任教/聯合報

聯合國日前召開氣候行動峰會,瑞典環保少女桑柏格在演說中譴責各國領袖,並向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抗議,德國等五國未採取適當行動,違反兒童人權。同時全球一百五十多國、數百萬青年走上街頭,積極響應。他們提出青年人有權享有永續的未來,呼籲各國領導人能重視系列氣候危機。

為什麼各國政府之氣候施政作為,與年輕人的期待有落差?因為就經濟學理論言,美歐陣營之間對氣候變遷之衝擊一直存在分歧。

二○○七年英國史登(Nicholas H.Stern),發布《史登氣候變遷經濟學評論》,史登認為之前大部分氣候變遷經濟學研究,沒有同時考慮風險、成本,及對子孫後代所肩負的倫理責任。如果現在不及時採取措施,今後二百年內,全球可能因氣候變暖損失的成本,占GDP的五至廿%。他認為有必要立刻採取強有力的氣候政策,因此被稱為「激進派」。

反之,以二○一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為首的反對派,則建議政府應採取「漸進式氣候政策」,即最優減排模式應是初期小幅削減,中、後期待經濟和技術進一步發展後再較大幅度削減,被稱為「保守派」。

最重要的是,英國史登與美國諾德豪斯兩派研究模式中,對貼現率(discount rate)的賦值不同,貼現率是一個度量未來福利相對於目前價值的參數,反映對未來的重視程度。貼現率越低,意味著愈關注未來,零貼現率則相當於同等對待後代與當代。史登把貼現率設為一.四%,賦予未來世代福祉較高的價值。但是很多國家,比如美國,則認為當下經濟發展更為關鍵,因此諾德豪斯的貼現率設為六%,相較於史登,賦予未來世代福祉價值要低了許多。

然而根據今年世界氣象組織及IPPC最新報告,均顯示全球暖化程度已超過預期,對冰川、海洋及極地氣候造成重大衝擊,看來史登的觀點並非危言聳聽。因此瑞典環保少女桑柏格成為「激進氣候主義者」,並不令人意外。

氣候變遷的因應是百年大計,惟我國的氣候及能源政策常隨兩黨政權輪替而改變,民眾對氣候變遷的認知普遍不足。

面臨氣候暖化衝擊,建議兩黨總統參選人,均應以低貼現率,加重保護未來世代福祉的原則,提出暖化的因應政策,讓我國青年在低薪、就業、人口老化的困境中,降低他們未來遭受暖化影響的風險,並免除他們對氣候暖化的憂慮。

   
蹭廟拜神 不如無私顧大局
楊均承/退休人士(台南市)/聯合報

參選的政治人物喜歡蹭廟,不論信不信,反正見廟就拜,說不定會撈到選票。

媒體報導,很多政治人物是姜太公廟信徒,但他們好像沒有領略姜太公的精神。

姜子牙助周武王滅紂後,奉師父元始天尊之命開始封神。姜子牙都是按照他自己對當初相助伐紂的各路英雄好漢的承諾,依其功勛封賞;當所有位置都封完了,就是沒有封自己。此時玉皇大帝發話:「姜子牙執神鞭掌管諸神,是眾神之神」。

這個至高無上榮耀,是得之於姜子牙的「無私」,他沒有先考慮給自己騰一個好位置,而是重然諾顧大局的不負協助打天下的所有助力。不爭,才能享香火祭祀。

韓國瑜選情並不樂觀,連勝文說:「無私才是最後逆轉勝的關鍵」,這話說得一針見血。今天選民不只是看候選人,也要看候選人競選團隊,更要看候選人所代表政黨。而人民盼望的牛肉,更是重中之重。這是整體作戰,人員和團隊無人可以自外。而選戰打到現在,最缺的就是,「無私」。

如果人人口中不離「團結」,但是又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小算盤,各個師心自用,征戰路途中又互扯手腳,聽不得諍言,不接納建議。選民看不到團結,只看到敗落景象。如此繼續下去,所謂「奪回政權,重現中華民國榮光」,極可能是笑話一樁。

「無私」不該是口號,而應該是實際的作為,不知道韓國瑜和國民黨中央想清楚了沒有?

   
我為台灣憂心...只有己方才是對的 怎叫民主?
黃征輝/海軍前艦長(桃園市)/聯合報

我曾經擔任成功艦首任副艦長,當時為了成軍訓練,艦上有美軍退役軍士官成立的「成軍訓練小組」,人數最多時超過廿人。那時適逢美國總統大選,訓練小組因在海外工作無法回國,但為了保障權益,投票日幾周前便收到「海外投票」信函。即使在海外,透過郵寄同樣擁有投票權。這就是先進的民主國家。

更先進的部分還在後面。雖是退伍軍士官,但訓練小組仍有階級之分。軍中講究服從。台灣選舉,特別是總統大選,軍中長官必會交代,或是暗示誰好誰壞。可是,我不曾聽到訓練小組成員討論這話題。不免好奇問訓練小組組長:「為什麼你們都沒有討論,應該支持哪位總統候選人?」他不以為然地反問:「支持哪一位是每個人心裡的信念,為什麼要討論?」

聽完這回答,我恍然大悟:這才是民主素養!大家各有所想,各投所好,不爭不吵,相互尊重,這不就是民主的真諦。

台灣呢?幾乎人人都有自己堅定看法,而且只有己方陣營才是對的,對方都是錯的。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民主」社會?

幾天前,看到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欲將「辭職書」交給韓市長,要他辭去高雄市長,專心總統選舉;國民黨團全力阻止,過程中議員推擠、叫罵、丟茶杯…,混亂場面令我憶起馬英九執政時期,立院雖國民黨是多數黨,然而許多重大政策還是難以推動。剎那間,我忽然憂心起來,因為不清楚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明年總統大選,如果蔡英文連任,兩岸豈不繼續走向對撞之路?可是,倘若韓國瑜勝選,就算國民黨立委能夠居於多數,以民進黨「勝者全拿,敗者全砸」的鬥性與狠勁,台灣從此可能變好嗎?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