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4日 星期二

郭台銘展開感恩之旅,王金平還在蹭宋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09/25 第457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辣台妹的愉虐外交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郭台銘展開感恩之旅,王金平還在蹭宋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從法令整併談電子支付競爭力
民意論壇 蘇蘅/總統大選與迷失的媒體
台灣與氣候邪惡的距離
聯合筆記/誰在乎減碳?
電子業「黑成本」 改用綠電全民得利
空勤紀律鬆脫 「死亡地帶」難越
媽祖、關公、玉帝、城隍爺…選將不端牛肉 卻逼神明背書
郭粉態度 藍軍大選成敗關鍵
原鄉老人看病 要翻山越嶺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辣台妹的愉虐外交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上周台灣五天丟失兩個邦交國,蔡英文的選舉攤照跑、錢照發,周末拉著立委直播吃滷肉飯,還分享獨門早餐「咖啡牛奶加油條」。總統閣下吃好睡好,斷交於辣台妹何有哉?

面對斷交後勢,美國比台灣還緊張,國務院研擬因應選項,國會急推「台北法案」,要懲戒棄台投中的國家。美國挾台抗中,舉棒威脅小國選邊,禁止他們吃中國胡蘿蔔;蔡政府因此不動如山,竟不思福兮禍所伏。

美國退出聯合國氣候峰會,中國藉機主打氣候外交,藉經援加勒比海及大洋洲,穿透美國後院及西太平洋防禦陣線。這些被川普政府忽視、卻飽受極端氣候危害的前殖民地國家,中共基於戰略長期經營,台灣邦交勢必飄搖。

早年元首若遇斷交,必言行憂肅;而今,蔡英文則燦笑從容。有人說,斷交如「勝選保證」,故綠營高枕無憂;也有人說,台灣愈斷交美國愈挺台,「小朋友換大朋友」,再划算不過。原來,辣台妹歡顏來自外交受虐與臣服。

美中相爭,如繩之兩端各屬「一個中國」、「圍堵中國」,綑縛著台灣。辣台妹不思解套,卻為保政權,向美臣服以抗中。兩強蠻鬥,窒息台灣出路,但蔡政府為使在野黨邊緣化,不惜代價。

在這反饋機制裡,美中、兩岸衝突激化,台灣愈被中共虐擊,蔡英文的政治回收愈高,而台灣外交空間愈窄。辣台妹以「芒果乾」餵食選民,換取自己的選票,她大玩愉虐外交,人民也要奉陪嗎?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郭台銘展開感恩之旅,王金平還在蹭宋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台灣政治的確有過它的純真年代,但那樣的時代早已結束。現在的政治,雖仍吸引各路英雄競相投入,但過多的操作、算計、抹黑及言不由衷,已難再激起選民的感動。最糟的是,贏得政權的人幾難避免地要不斷論功行賞,為自己的人馬加官晉爵,甚至利用手中權力清算對手;他們用意識形態來掩飾私心,把造福百姓、建樹社會的工作拋在腦後。

曾蹚入這場渾水的台灣首富郭台銘,應該也是懷抱著改造的理想而來,希望在事業有成後,能奉獻一己心力及經驗回報國家社會。但紛亂的政治遊戲,畢竟不是企業家所熟悉的戰場;郭董在歷經初選及結盟未遂的挫敗後,放棄連署登記。這個周末,他就要展開全台「感恩之旅」,向支持者致謝。儘管有名嘴亂發宏論,指感恩之旅是郭董部署「復出政壇」的一步;但這類揣測應純屬無稽,郭台銘若真放不下政治,上周何必宣布棄選?

與此相對的,則是仍在「孤峰」與「紅塵」之間尋尋覓覓的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他最新的寄託,是寄希望於親民黨,希望能與宋楚瑜談合作進軍二○二○大選。親民黨證實王金平已經前來接觸,但雙方尚未晤談,親民黨要到十月中才能決定此事。王金平「蹭宋」的指望,最後會不會像「桃園三結義」一樣化為泡影,其實也難以樂觀。

親民黨目前最大的優勢,就是握有總統大選政黨提名的「門票」,已經錯過「連署登記」的柯文哲或王金平若仍想參選,唯有向親民黨借到這張入場券一用。表面上看,王金平跟宋楚瑜擁有老交情,柯文哲也自稱和宋楚瑜一直保持聯繫;因此,雙方或三方要建立結盟關係,進而在下屆國會搶得共同的發言舞台,可能性當然存在。

但若深一層看,一碰到政治現實,他們的結盟馬上會面臨嚴重的考驗。第一,柯宋王都是頭角崢嶸的人物,無一人願意屈居他人副手;在這種情況下,宋楚瑜為何要白白把自己的門票送給柯王使用?第二,柯宋王都有自己的「小雞」要帶,尤其親民黨和民眾黨都在搶攻不分區立委席次,彼此的競爭關係大於合作。除非能在區域分工上找到絕佳配置,否則,結盟最後也終將只是一場夢想。第三,柯宋王三人的形象落差甚大,柯文哲是政績貧乏的「不素政客」,宋楚瑜是四度參選總統失利的失意者,王金平則是「吃碗裡、看碗外」的老江湖;「白橘藍」聯盟在選民眼中是很錯亂的形象,未必具吸引力。

在郭台銘而言,他在企業經營上的成功已是有目共睹,且聲名遠颺國際;這次的參政旅程雖不順遂,其實無損於他的聲譽和形象。如果郭台銘能轉將其資源和力量投入民間,無論是成立決策智庫,或更具行動力的社會組織,乃至推動不同類型的NGO來強化台灣與國際的連結;以郭董的瞻矚和魄力,其貢獻將遠大於出任特定政府要職。郭董在他的感恩旅途中,也許會發現更多台灣社會需要推動的工程,會找到更多自己可以施展的空間;那些工作的重要性,絕對不下於他角逐總統大位。

但對於王金平而言,其前景即未必如此開闊。在江湖打滾一輩子,王金平以其長袖善舞之能耐在政壇左右逢源,也連創高峰。然而,他距離民眾其實是遙遠的,他對台灣社會也沒有太深的關注。他更在乎的,只是如何縱橫捭闔,如何操作政治槓桿,如何推進自己謀取大位的欲望。王金平累積了可觀的人脈,悄悄搓合或擺平了無數的政治交易,但他究竟效忠於什麼理念、冀圖實現什麼樣的價值,始終是一個沒有答案之謎。

郭台銘展開感恩之旅,王金平還在蹭宋,兩人自此走上不同的路。服務社會不一定只有政治這條路,過兩三年回看,大家再論斷誰對台灣貢獻大。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從法令整併談電子支付競爭力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金管會日前決定,將整併電子支付與電子票證法制,合為一法,雖說這只是法規上的一個小小調整,對我國金融科技發展卻是一個正確的決策,甚至整併的速度應該要再更快。以亞洲國家為例,韓國電子支付比重已經高達77%,中國大陸的行動電子支付更是高達八成;反觀台灣,大約只占二成左右。早在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任內,就已指示金管會要提高電子支付比重。

支付歷史的演化是不斷簡化支付過程。過去利用塑膠卡,如信用卡與金融卡,大幅度的簡化民眾親臨櫃台的麻煩,但在支付的四大功能中,即支付(代理收付)、轉帳、儲值及提領現金,卻沒有一張塑膠卡具備全部的功能。例如信用卡只有支付與預借現金的功能,金融卡利用自動櫃員機(ATM)可以轉帳與提領現金,但功能仍不完善,特別是在小額支付方面,仍必須回到現金支付,並不實際。

然而支付演化進展快速已超出想像。在2009年時,我國定訂「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可以進行小額支付與儲值,但當時一直陷入一個迷思,即儲值是否算存款?如果是,是否只有銀行可以承作這項業務?而非銀行的公司都要被排除在外。最後,政府定位儲值可以不是存款,但上限定為1萬元。當時申請的有悠遊卡、一卡通、愛金卡(icash)與遠鑫(HappyCash)。而悠遊卡與一卡通又得天獨厚,可以用來支付交通費用,且可以廣泛地用在小額支付,例如到便利商店消費等。

當前最大的挑戰是移動支付科技時代的來臨,已讓塑膠卡與電子票證都相形見絀。當今社會人手一支手機,使用內建App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各方早已看到科技用在金融的無限可能,但遺憾的是並未相應修正電子票證法,反而於2015年另設「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由於行動支付講究的是邁入無現金的社會,所以在行動支付時代,支付只須討論三大功能,也就是支付、轉帳與儲值。申請專營電子支付的公司原有六家,經過整併後變為五家,另外兼營的有19家銀行與中華郵政。

我國金融發展的特色是每一個業務都切割得很清楚,好處是可以有效監理,壞處是業務碎片化,阻礙了金融的前進,所以金融科技的發展表面上好像嘉年華會般熱熱鬧鬧,但在全台的應用卻進展有限。

由功能上來看,電子支付法的三大功能含涵蓋了電子票證的二大功能,且金額限制更少,理論上電子支付法應取代電子票證法,但電子票證使用的主要技術為RFID,電子支付使用的技術為QR Code,使二者之間有如鴻溝,也使得電子支付無法應用在交通上,令發展打了折扣。

由於一卡通正好同時申請了電子支付與電子票證,LINE Pay看上了這一點,LINE金融公司買下一卡通30%的股份,可以藉著一卡通運用原有社群通訊的大用戶與大資料,再加上支付、轉帳與儲值的三大功能,可說打通了任督二脈,競爭力大增。

今年金管會終於想通了,要達到行政院希望提高電子支付使用比重的要求,電子支付與電子憑證法制必須合而為一。如果向電子支付靠攏是大勢所趨,則可再來檢視當前電子支付法令,排除金融科技發展的阻礙。

第一,交通方面,要讓公車與北捷也可以使用QR code。第二,儲值的金額可再提高;由於政府擔心洗錢問題,因而電子支付限制為新台幣5萬元,但中國大陸這方面的限制為人民幣20萬元,美國,歐洲與日本沒有限制。第三,在支付方面,我國的限制為每月新台幣30萬元(支付與轉帳合計),美國,歐洲與中國大陸則沒有限制。第四,中國大陸的微信轉帳是每日上限人民幣2萬元,我國每日轉帳最大限額是新台幣5萬元。

單從上述四點來看,可見我們的管制最嚴,這也可能是過去電子支付未能迅速發展的原因之一。金融科技法令的制定要審慎,但也應適度的開放。

   
民意論壇
蘇蘅/總統大選與迷失的媒體
蘇蘅/聯合報

郭台銘宣布不選總統,一個理由是:「參與政治以來,一連串的抹黑與抹紅,一般民眾都不求甚解,根本很難解釋清楚,光一個鴻海欠銀行一兆的說法,明明在財經專業上就是很容易懂的事,卻花了很大力氣還是一堆人不願聽,甚至繼續亂講。」他講的不只是台灣困局,更直指媒體「集體弱智」現象。

在當前社會氛氛下,確實「無法喚醒裝睡的人」,每天電視上盡是記者圍著政治人物堵麥,問:「XX說你XX,你怎麼看?」但是,政見牛肉在哪裡?

媒體現在的例行操作,不是周末跟候選人跑宮廟,要不就是做幾條候選人互嗆的新聞,除了製造幾條吸引眼球的新聞外,無法深究複雜議題。就像媒體評論家賀利達(Ryan Holiday)所說,如果媒體沒有異於常人的洞察力,就只是「劣質的新聞製造機」。

台灣這兩年壞消息連連。去年多項國際評比顯示,台灣競爭力為九年來最差,各種難題挑戰領導人的治理思維和決策執行。「世界人口綜述」二○一九年各國生育率報告出爐,台灣倒數第一。但政府只有國發會網站官話連連,根本看不到有效對策。

七月初,郭台銘提出零到六歲幼兒國家養的幼兒政策,他提出想法,但在網路引起訕笑,媒體只報導幾天,議題就消失在版面。但是,少子化的困境並不會消失。

在美國,華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提出破天荒的核心政綱:全民基本收入。每月給十八至六十四歲的人發放一千元美金,以應對人工智慧與自動化對就業市場的衝擊。他的主張,科技界的祖克柏、馬斯克都表態支持。

雖然楊安澤在民主黨民調只有百分之一支持,但「全民基本收入」的可行性,仍引起主流媒體大幅討論,因為這是標準的政策牛肉。而台灣媒體對於弱勢候選人有興趣的例子,卻只是吳萼洋的「蜂蜜檸檬水」。

美國二○一六年選舉,媒體報導也呈現亂象,傷害了公信力。許多主流媒體痛定思痛,跳出來反省,認為應該回到國家路線或政策辯論,更要回到選民身邊,了解真正民意。

三月紐時總編輯在演講中,承認二○一六年他們「完全推翻專業」。專欄作家布魯尼說,媒體在二○一六年的「雙重標準」嚴重,各有立場的媒體把錯亂的報導視為理所當然,帶給社會災厄。

網媒ProPublica在二○一七年建立了Electionland。來自一二五家媒體的二五○位記者加入,涵蓋報紙、電視、網路。他們透過紐約市立大學建立的資料庫和集體資源,進行跨媒體合作。發起人說,他們不再只看誰贏誰輸,要在全美檢驗各種「影響投票結果和妨礙投票的變數」,包括民調的正確,仇恨語言的影響和假新聞的亂象。

反觀台灣,媒體仍沉醉在候選人是不是「辣台妹」,或有沒有安排「鐵人行程」的花絮中,太多媒體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充滿政治掛帥的雙重標準。更缺乏專業,膚淺又媚俗。

在台灣,每看到一則新聞,每看到一個民調,大家習慣性第一個動作,就是先看是哪個媒體的報導?不為什麼,只因不能輕信。

媒體是「人民之眼 」。然而在台灣,這眼不只是近視、老花;不只是白內障,還有藍內障、綠內障,還近乎選擇性失明。如果不動手術,透過這眼,你還能期望看到什麼?(作者為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台灣與氣候邪惡的距離
謝英士/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聯合報

聯合國氣候行動高峰會於紐約時間廿三日舉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要求各國領袖、跨國企業管理高層承諾不再興建新的燃煤電廠、取消任何形式的化石燃料補貼、讓排放者付出代價、並在二○五○年實現淨零排放。

這是聯合國罕見的「高調呼籲」,因為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即便有六十多位國家主席出席,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總理梅克爾、英國首相強生等重量級人物,瑞典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氣候行動家、十六歲女孩桑柏格發表的演說,仍然吸引最多目光。

不到兩分鐘的演講中,桑柏格克制情緒,用顫抖的聲音指控各國領袖:「你們偷走我的夢想與童年,用那些空泛的文字!」「超過卅年來,科學已經像水晶一樣清晰透徹,當政策和解決方案都不見蹤影,你們怎麼敢繼續撇開眼光,然後到這裡說你們已經做得夠多了?」「如果你們真的理解現狀,而持續不做出反應,那你們就是邪惡的,而這是我拒絕相信的。」

在氣候行動高峰會舉行的同時,世界氣象組織再次警告:「世界變得越來越熱!」二○一四年至二○一九年的五年間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創歷史新高。海洋在迅速上升。全球平均溫度比十九世紀中葉高出一點一℃,按照目前速度,到本世紀末,全球平均溫度將升高三℃。

好消息是在紐約氣候峰會前夕,雀巢、IKEA等八十七家跨國企業回應古特雷斯對私部門的呼籲,宣布將聯合為產業鏈設定氣候目標,以在二○五○年達到碳中和,阻止全球升溫超過一點五℃。

會場外有數萬人遊行抗議,全球各大城市更有上百萬人發起遊行呼應桑柏格的訴求。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專制政府的崛起,川普已經廢止數十項有助於減碳的環保法規;在巴西,有積極焚燒雨林以取得更多土地的總統波索納洛;在俄羅斯,普亭正領導一個石油國家;中國和印度都在擴大對煤炭的依賴。

在《巴黎協定》要求下,一九五個締約國將在二○二○年提出各自的氣候目標,稱為「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台灣雖不是締約國,但曾在二○一五年的巴黎氣候大會前,對國際社會自發提出我國的預期貢獻,承諾二○三○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為現況發展趨勢(BAU)減量五十%。

時隔五年,我國如要繼續跟隨國際腳步提出新的、更積極的NDC,勢必要修正目前設定的二○二五能源比率為廿%再生能源—卅%燃煤—五十%天然氣的高碳經濟路線,聯合國期望二○五○年全球化石燃料的使用應該接近於零,台灣電力結構路徑能不能朝這個方向邁進?例如在二○三○年從八十%火力發電減少到五十%,二○四○再減少到卅%?這是政府對未來世代負責的必要承諾,不論藍綠。台灣會不會成為桑柏格口中的「邪惡」?就看我們的減碳決心。

   
聯合筆記/誰在乎減碳?
鄭朝陽/聯合報

總統大選逐漸升溫,藍綠從私菸案、學位真偽案到直轄市治安好不好激烈攻防,但對全球密切關注的氣候變遷議題,乃至廿三日聯合國召開的「氣候行動高峰會」,藍綠陣營幾乎都無人聞問。

對比政壇只關心民調高低,對減碳與氣候變遷議題的冷漠,日前國內學生團體發起「Fridays For Future選一個在乎你未來的總統」,要求總統候選人對氣候變遷議題表態,其中琳琅滿目的發想,倒是值得玩味。

好比有國中生說,台灣的便利商店有一萬多家,幾乎都是廿四小時全年無休,都會區裡尤其密集,為了人們的一點點便利,卻很不利於環境;何不把三分之一的便利商店營業時間改為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其實也能滿足大部分人的需求。

另一名國中女生說,很多地方明明搭公車、捷運就可以到,很多大人還是要開車出門,然後抱怨停車位很難找;明明自備水壺很簡單,卻還是有那麼多人在買瓶裝水,一直示範給小孩看「什麼叫做說一套、做一套」。

二○一五年「巴黎氣候協定」已經明示,全球暖化升溫的控制目標為一點五℃,台灣雖無緣參與這項協定,但從馬英九執政時期就喊出「環保救國」,也以聯合國的規格,宣布我國溫室氣體自主減量承諾,亦即以二○○五年為基準,到二○三○年時將減排百分之卅。

只可惜,這等雄心壯志在二○一六年政權更迭後,不但做不到,還更形惡化,坐實孩子對大人「說一套、做一套」的指控。二○一七年我國每人年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高達十點九六公噸,創下歷史新高;二○一八年我國碳排放量還比二○○五年增加百分之七,不減反增;根據環保署所訂的減量目標,到二○二○年要比二○○五年減量百分之二,從縣市政府的哀怨聲中可以預知,不到兩年要減排百分之九,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另一個減碳指標「電力排碳係數」也讓人失望,從二○一四年起,一路從零點五一八攀升到零點五三三,「火力全開」的能源結構造成每一度電裡的高排碳量,反映這三年多來減碳開倒車的事實。

「那些不願意面對一點五℃的人,提不出具體氣候政策的人,不是替我們下一代著想的候選人。」孩子們沒有選票,但有選票的大人們是不是該聽聽孩子心聲,拒絕說一套、做一套的候選人?

   
電子業「黑成本」 改用綠電全民得利
Lauri Myllyvirta/綠色和平空氣汙/聯合報

綠色和平全球空氣汙染研究團隊近日發布《電子製造業黑成本》研究報告,指出用電量與用電成長皆居台灣各部門首位的電子製造業,由於大量使用來自台電的灰電,雖然煙囪不在自己家,仍間接對民眾造成健康衝擊。

電子製造業為全台用電需求最高的行業類別,帶動過去十五年間全台五十一%用電需求增長,整個產業年用電量甚至超過紐西蘭全年用電量。在現今台灣仍以燃煤發電為主的發電結構之下,大量用電需求來自高汙染的燃煤電力,不僅讓民眾暴露於超過世界衛生組織空氣品質標準的惡劣環境之中,也為社會帶來龐大的健康成本;燃煤電廠所排放的大量空氣汙染物質,包含細懸浮微粒(PM2.5)、二氧化氮及二氧化硫等,讓全台民眾都可能面臨慢性疾病、提早死亡風險,更可能需要耗費鉅資維護健康。

根據綠色和平研究推估,若電子製造業轉用再生能源,全台每年將可減少約一百例因罹患肺癌、中風等慢性疾病而提早死亡的案例。若換算成潛在健康衝擊的經濟成本,轉用再生能源更可替全民省下每年約新台幣九十一.三四億元。對比該產業每年超過五兆元的收益,電子製造業的確有能力主動取得更多再生能源電力,為大量用電行為的環境成本負起責任。

此外,年收入破兆元的台灣指標企業台積電,雖然在再生能源的使用上領先同業,然而該公司最近一年的用電量已達一百廿四億度,成為全台用電最多企業;未來幾年陸續擴廠計畫中,光是一座在南科新建量產的三奈米廠,環評報告指預計新增每年七十七億度的用電量,相當於半個台北市年用電量,對比台積電目前約七%再生能源使用比率,並不符合比例原則。

再生能源電力與傳統電力不同,不能再只是被動坐等台電供應,而是可以由民間自行建置、規畫、與第三方合作或採購的分散式電力。綠色和平呼籲台灣電子製造業在提供高度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能積極主動承擔大量用電所造成的社會責任,提出明確的再生能源規畫時程,減少依賴台電的灰電,證明自身重視永續環境的立場。

   
空勤紀律鬆脫 「死亡地帶」難越
張重玖/軍退(高雄市)/聯合報

黑鷹墜機報告出爐,與空勤訓練不足有關,的確是我們該承受的錯誤責任。

空勤總隊執行救護任務,經常冒險在複雜環境且是低高度、低空速下作業,即如教範上所說的「死亡地帶」飛行,稍失慎判斷錯誤,即易陷入困境,甚至機毀人亡。

從蘭嶼運送病患至本島醫療是件稀鬆平常的任務,去年二月五日當晚氣象狀況並不是很好,沒採用最穩當方式儀飛,或利用跑道長度輔助起飛,以便獲得安全高度;深夜運載病患朝西南方順風起飛沒多久遇亂流、警告燈亮,駕駛員說:沒有問題,繼續執行爬升改平等動作,不到一分鐘直升機飛入海裡。這好比開車遇紅燈不遵守交通規則,自認沒問題就繼續往前行駛肇禍。飛行首以安全為重,本就該避開危險區域及採穩當安全方式起飛,意圖上的偏差,短短時間即肇生致命性的災難。

追溯民國一○五年三月空中勤務總隊AS365N3型直升機,在新北市石門貨輪擱淺處,執行油汙探勘人員之載運任務,墜毀於海上。飛安會調查報告尾旋翼齒輪箱超過限期檢驗是事故因素之一,檢查期限到期照常飛行,顯示保養紀律出問題。

這兩件事故表面上看起來是簡單的人為疏失,卻造成重大的災難。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紀律會出差錯,是素養底質不夠扎實,飛安管理自省薄弱,應從政策、管理與執行面深入探討分析,含括內政部對空勤總隊編裝驗證、執行任務能力評鑑與該給予的援助;總隊部的飛、保訓練、飛安政策與平日督考;勤務單位的飛行準備、任務派遣、風險評估、機組座艙資源管理、飛機修護與管制、救生裝備等均應逐一檢討改進。尤重飛行模擬器強化緊急課目、夜間海上搜救與惡劣複雜環境下的訓練,致具本能正確反應,能在「死亡地帶」執行任務,整體素養提升,飛安鎖鏈自然就不易鬆脫。

「沒問題就有問題,沒關係就有關係」。整個飛行勤務運作應靠「紀律」來維繫,一切按操作手冊、教範、技令與法規執行,別再讓「沒問題、沒關係」的劣質安全文化生根,小疏忽易釀成大災禍。低空飛行作業是極度危險的任務,遇危急狀況沒有時間去思考做法或當場翻查操作手冊改正;冒險救人首重安全,應先熟悉各課目操作要領、限制範圍與緊急程序,提升飛行素養;真遇事故時,本能反應不容有意圖上的偏差,稍遲疑或疏忽就是災禍降臨,不可不慎。

事故總是出在一連串的錯誤,記取血淚教訓,勇敢面對問題改正。兩年會掉二架飛機,屬極嚴重的飛安問題,內政部應藉「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所提檢視訓練計畫與訓練資源之改善建議,協助空勤總隊清除飛行安全盲點,重新打造優質飛安文化,勿再讓人為差錯繼續重蹈覆轍。

   
媽祖、關公、玉帝、城隍爺…選將不端牛肉 卻逼神明背書
劉韋廷/大學講師、宗教學博士(新/聯合報

從今年四月開始,台灣的神明就非常忙碌,因為總統大選,搞得連神明都要選邊站,失去宗教最初的勸人為善。像是某參選人說因為媽祖託夢所以參選,要替受苦百姓做好事,找回年輕人的希望;除了媽祖,關公的義薄雲天也被拿來大作文章。這兩尊在華人世界的重量級神祇,彷彿一起參加選戰,可謂是「仙拚仙、拚死猴齊天」的俗諺例證。

其次,城隍老爺在總統大選也來湊熱鬧,民間百姓對城隍信仰畢恭畢敬,因為祂賞善罰惡,公正無私,是陰間司法體系的代表。早期農業社會碰到糾紛無法擺平,或選舉時證明自身清白,民眾會選擇到城隍廟斬雞頭發誓,到現在這類儀式行為仍常可見。就像某擬參選人家屬在城隍廟求得三聖筊,認為在神明保佑下可以登記,形成另類的被動參選,顯見人在面對未知,渴望尋求超自然解答。

仔細來說,華人神明世界被西方學者稱為官僚體系,反映人間的組織架構,各司其職,如同大公司的營運模式。因此,人們都希望自己所拜的神明,位階越大,所具備的權柄也就越強,更能夠實現願望。某參選人到玉皇大帝廟請示,俗稱天公,想要知道「天命」在其身上是否存在,儘管號稱超越統獨,跳脫藍綠,卻依然要得到神明應許,來當參選的靠山。

台灣是宗教開放的寶島,大多數的人是多神信仰,憲法保障人民有信仰與不信仰任何宗教之自由;但是總統大選攸關國家未來的走向,神明不該成為背書之工具,候選人應當提出政見,供選民檢視,這是人間的選舉,而非天界大選。衷心呼籲各參選人,少說話多做事,還給選民理性判斷的空間。

   
郭粉態度 藍軍大選成敗關鍵
王妙音/資深教育工作者(高雄市)/聯合報

郭台銘退選後,《聯合報》最新民調韓國瑜仍然落後蔡英文十二個百分點,韓的民調支持度未見起色,這與「郭粉」的態度應有極大關聯。二○二○國民黨要贏得總統與立委大選,能否爭取到「郭粉」的支持,將是至為重要關鍵。

分析《聯合報》民調,韓國瑜在六月下旬站上四成三高點後,七月中旬起便告大幅下滑,至今都在三成二或三成三浮沉,即使郭台銘宣布退選,韓國瑜的支持度依然未見拉升。

郭台銘的支持者雖有「思變」之心,想要下架蔡英文,但對韓國瑜並無好感;這些所謂的「郭粉」,從民調呈現的數字計算,大約也有二成五;郭台銘退選後,有些「郭粉」言論轉趨激烈,甚至有拒投國民黨的聲音,這對韓國瑜與國民黨都是很大警訊。

「郭粉」過去大都是藍軍支持者,如果不能歸隊,國民黨非但總統選情吃緊,只怕立委選情也不樂觀。

「郭粉」至感不平的,自是郭台銘尚未決定是否脫黨參選之際,即有國民黨中常委砲轟郭台銘「雖借錢給國民黨,但國民黨已還清」,還說「如果二○二○國民黨敗選,郭台銘要承擔歷史罪名」,這些批郭之言讓「郭粉」憤懣之情高漲。

更荒謬的是,郭台銘甫宣布退黨,多位國民黨中央黨務主管便對郭嗆聲,包括組發會主委的「國民黨哪一點對不起你?國民黨又不是菜市場」,考紀會主委說「不是退黨就拿你沒辦法!」這些黨工的言談,也讓「郭粉」氣憤不已。

而郭台銘確定退選,國民黨態度丕變,說盡好話希望郭台銘留下不要出走,更有人建議黨主席吳敦義帶領所有中常委向郭台銘「請益」,聽取郭的建言,做為國民黨改進的參考。國民黨前倨後恭,不論郭台銘能否接受,很多「郭粉」都難以接受。

其實,政黨是一群相同政治理念公民的結合,合則來不合則去,郭台銘的去留,國民黨理應以平常心看待;但無論是中常委或黨中央的高幹,其所言所行,都表現得不平常也不正常。

二○二○總統與立委選舉,「郭粉們」會否「含淚投票」支持國民黨的總統與立委提名人,對國民黨的勝敗將有很大的影響。而從《聯合報》民調顯示,有四成選民要支持第三勢力,其中必有相當人數是「郭粉」。如若喚不回「郭粉」,韓國瑜難以逆轉勝,國民黨及區域立委也唯有自求多福!

   
原鄉老人看病 要翻山越嶺
莊聰吉/醫師(屏縣潮州)/聯合報

去年有位七旬老伯被攙扶進診間,用手蓋著右眼,狀極痛苦,原來是前一天被樹上掉下來的芒果傷及眼睛,老人家獨居山上,以為休息一晚即可康復,沒想到症狀加劇,還好賣早餐的老闆看他連續兩天沒出現,抽空探訪,始見他呻吟在床,才匆忙載他下山看病。經檢查發現角膜受損、前房出血、眼壓上升,還好及時處理,否則有失明之虞。

兩個月前,診所遷移,合作的楊醫師買了最先進的儀器;舊的裂隙燈、驗光機不知如何處理,一位原住民何姓好友是位縣議員,主動來載器材到泰武山上的服務處,希望假日召集村民看診。因緣既然發生,上山義診的念頭油然而起。

上星期天,開了四十分鐘的車程,到達義診所在,從十點看到正午,診治約廿餘位老人家,這才驚覺山上鮮少年輕人與小孩。還發現排灣族語言沒有「視力模糊」相關字眼,他們用「眼睛好像太陽下山,暗了下來」形容,顯然與祖先習慣在山林中生活有關。

所有患者或多或少都罹患白內障,原因不外乎年紀老化,長期烈日下工作沒做好防曬、或亂吃成藥傷及水晶體。離別時,不少老人緊握我手,希望能再抽空上山,看著他們企盼的眼神,我找不出理由拒絕。

現今白內障手術簡單又快速,不用刀片也無需縫合,在顯微鏡下施行晶體乳化術,同時植入人工水晶體,過程約十五分鐘,術後一周即可重見光明;但山上居民若不會開車、又沒子女陪伴,開刀之路,有高山峻嶺隔絕,何其遙遠!

這次我一個人義診,沒有帶任何藥水,也沒任何處置,有的只是衛教,其實幫助不大。但希望有「愛」與「關懷」這兩帖藥,能如穿越林間和煦陽光,讓偏遠被遺忘的山上老人感受到一絲溫暖。

   
U值媒 #教育現場 強力徵求!最高獎金10,000元!
期間限定,在教育這條路上,我們不能安靜等待!U值媒•uMedia 創作投稿平台,強力徵求「教育」相關議題 ,最高獎金10,000元!深議題,淺淺懂,在 U值媒 •uMedia 中,放大你的文字力量!就讓我們在微生活中,尋找我們的視線空間。

Bad memory 是「記憶差」?還是「回憶不美好」?
學生說有一回在美國的同事來台灣出差,說他有"bad memory",他反應不過來,到底這bad memory是指記憶太差,還是指有不愉快的回憶?一時不敢搭腔。我們今天就來談談和memory相關、大家可能常犯的錯誤。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