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2日 星期日

王健壯/柯文哲該讓家人遠離政治


【哈佛商業評論電子報】包含領導、創新、策略、管理等四大領域精彩內容。歡迎訂閱,與世界一流的管理接軌! 水果奶奶的活動行程,如果劇團的演出訊息,還有更多更多的戲劇相關活動…,【如果愛抱報】通通報給你知!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名人堂電子報
2019/09/23 第1782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名人觀點
王健壯/柯文哲該讓家人遠離政治
王健壯聯合報

台灣政治人物很少談政治文化,柯文哲卻是少數的例外,這個政治學專有名詞已成為他常用的政治語彙。

比方說,別人問他要不要選總統,他回答「等政治文化改變了再參選」;他說成立台灣民眾黨的目的,是要「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選舉對他而言,「是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民眾黨提名黨員參選立委,也是為了「改變立法院的政治文化」。

在政治人物無不汲汲營營於追求權力的現實政治氛圍下,柯文哲卻念念不忘政治文化,並且以改變政治文化為己任,當然應予肯定。但柯文哲自己所表現出來的言行,可視為「民主政治文化」的正面範例嗎?不盡然。

最具負面意義的例證,就是他差點「被登記」參選總統這件事。從他初任台北市長起,柯文哲的父母與他的太太,從來就不是沒有聲音的人,尤其是在他被人批評時,他的家人始終是第一個站出來替他辯護叫屈的人,護子護夫心切,當然可以人倫之常視之。

但政治有其應守的分際,家人動輒置喙政治,即使不到干政的程度,卻絕對不是民主政治文化的正面示範。柯文哲也許基於親情使然,不忍心規勸家人遠離政治,但他差點「被登記」參選總統,卻是一個極為嚴重的警訊。

想想看:柯文哲今年已屆花甲之年,而且又當了近五年的首都市長,這樣年齡這樣資歷的人還需要老父老母替他操心,操心他的政治前途,操心到私自跑去選務機關想要替他登記參選總統嗎?愛子心切至此程度,雖然令人感動,卻是民主政治文化的莫大諷刺,類似這樣的政治版「母子威龍」,全世界絕無僅有,肯定也空前絕後,柯文哲豈能一笑置之?

再想想看:如果柯文哲「被登記」參選成為事實,立即的影響就是改變了總統選舉的陣形,後續影響是可能會改變選舉的結果,最終的影響是可能會改變未來台灣的歷史走向,影響之大之深難以估計。但若改變歷史的關鍵因素,竟然來自於柯爸柯媽的愛心使然,這會是民主政治的佳話或是笑話?

台灣雖然早已有完備的民主政體,但至今仍未建立民主的政治文化。威權當然是非民主的政治文化,以民主之名行威權之實,民粹與威權並行,以及民粹至上的政治,也是非民主政治文化的表現;讓柯文哲從素人變成人氣政客的極端政治,更是非民主政治文化的極致。

柯文哲想要改變的政治文化是什麼,外人不得而知,衹能猜測可能是至今仍未清除殆盡的威權殘餘,可能是方興未艾的民粹主義,可能是撕裂社會的國家認同,也可能是讓國家治理失能的極端化政治。但要改變這些非民主的政治文化,要進行民主軟體工程的大改造,絕非短期可竟其功,也不可能靠民間社會向上翻轉政治社會而有成,必須從擁有政治權力的人做起。

柯文哲雖暫時無緣於最有政治權力的總統角色,但他既已連任首都市長,又是沒有包袱的新創政黨主席,如果他確有改變政治文化的決心,大可以台北市為試點,以台灣民眾黨為試點,更要以自己為試點,讓自己變成民主政治文化的正面範例;當然,他要改變政治文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家人遠離政治。(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如何擬定數位轉型KPI 提高成功率!?
數位轉型並非一蹴可幾,因此,企業推動數位轉型時,必須擬定KPI,以檢測數位轉型是否成功,而數位轉型的KPI與傳統的量化指標全然不同。如一定期間的虧損,必須隱含在KPI的設計裡。

博士生化身艾莎 鼓勵女性學理工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博士生瑟萊絲特.拉貝茲考查阿拉斯加州冰原期間,化身「冰河學者」版本的艾莎公主引起廣大迴響;她希望藉此鼓勵更多女性投身科學領域,破除性別迷思。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