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吳浩瑋/空調式戀愛

聯副電子報
【非凡商業周刊電子報】掌握最新財經資訊,分析國內、外總體經濟,現今當紅產業剖析,個股研判相關報導。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08/22 第6432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2019第16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二獎】吳浩瑋/空調式戀愛
鍾玲/慧可神奇的坐化
莊靈/一首民國四十七年父親送長子赴金門的長詩

  今日文選

【2019第16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二獎】吳浩瑋/空調式戀愛
吳浩瑋 (東山高中三年級)/聯合報
圖/阿普航空
此篇讀來沒有一個精準的理解方式,看得出來不是繁複對稱式的巴洛克布局,而是在敘述中慢慢積累出一種語言風格,而讓作品更為耐讀。

──陳黎

對於愛情這個看似老舊的題材,此詩有一些局部的處理非常有創意,展現出年輕作者獨特的感受力。

──唐捐

無論是談戀人與自己關係的溫度變化,或者就是將愛情譬喻為空調,都能夠產生一些趣味,甚至還能用「環保意識」的方式去解讀作者的愛情觀,可以說是一種「多線寫法」,語言節奏也頗明快。

──鯨向海

思春的熱帶夜悶臭

被你撞進房間

錯了軌,所有體液都翻灑

成你的汙漬

細菌孳生,我的溫度傾斜

時光的手稿偷偷發沫,溶解

進你的眼瞼。替我啟程思念

苦候沒有你的,日拋式的明天

隱喻是開關,輕壓即可

送風口替我吟唱

好冷、好冷……用哀號

狀聲,使靜物啜泣

顫抖我那蛻皮且

失溫的指節,自討苦吃的

我們習慣叫它愛情

等霉斑祕密長吻牆面,才發現

機型過老無法除濕,喚醒

一場荷爾蒙的大雪

掩埋我在孤獨墳場

逆流脈搏,冷媒那樣的心臟

未定期清理的濾網,上頭

眼淚結霜。顆粒狀

愛的殘渣

留給蒼蠅食用,排卵

適度生蛆,呼吸道感染

窸窸窣窣的腐爛裡

盡力扭動:愛上,放棄,愛上

放棄

我是屋內短眠的白骨

你在屋外,是否感受到

想你時自體繁殖的熱循環?原來

我的喜歡既不環保

也不道德,脆弱,容易汙染

容易滅亡北極熊,或是

殺死寂寞冰原上

永夜的我

●決審記錄刊於聯副部落格

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鍾玲/慧可神奇的坐化
鍾玲 /聯合報
西元576年,慧可九十歲了,他和師弟曇林把善業寺的佛經、佛像、珍寶南遷到大別山脈天柱山的佛寺中,完成任務後,慧可帶著三個弟子行腳去。他們往西走,第三天到達今安徽省西南司空山主峰的高處,慧可找到心目中的修行處,那是一個大石窟,比他師父達摩的石洞大六倍,而且洞中還有滴水清泉。慧可一面帶著徒弟在石窟裡修行,一面等待傳人出現。

幾個月後,山下的晉熙郡、岳安郡,廬江郡開始有人慕慧可之名,來石窟請益佛法。一日弟子領著一位居士進石窟來拜見他。慧可盤坐在蒲團上,看見走進一個相貌平凡,文士打扮,年四十許的居士,臉上愁雲密布,步履卻如行雲流水,這種不協調反而打動了慧可。居士抬眼看這位老僧,他面容枯瘦,卻眼神光潤,左袖空蕩,坐姿卻穩重如山,令他由衷敬仰。

居士向慧可叩拜後,面對慧可盤腿而坐,也不自報姓名,就緊鎖眉頭說:「弟子患風疾四年了,老是頭痛,一定是以前犯了很多罪業,請大師幫忙弟子消業。」

慧可的聲音細銳,石窟中盤旋著回響:「你把你的罪業拿出來,我帶著你做懺悔。」

居士心中回響著慧可的聲音,望著他空蕩的袖子,雪中斷臂求法的傳說此刻化為真實,他感到震撼,以前老是為自己的小缺小失而自責、後悔,都是在浪費生命,心力應該用在學習大師忘我的求道精神。於是他眉心舒展了:「我找不到我的罪業了。」

慧可點點頭,望進居士的雙眼說:「既然我們已經做完了懺悔,你就皈依佛法僧三寶吧。」

居士說:「親眼見到大師,我明白什麼是『僧』了。但是什麼是『佛』?什麼是『法』呢?」

慧可說:「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你懂不懂?」

慧可看見居士眼睛深處銀光一閃,他的回答清晰:「弟子懂了,罪性本是空,無形無相;心與佛與法是不二的。」

慧可枯瘦的臉出現一抹紅暈,具有大悟根器的人終於來了:「現在幫你剃度吧。」

居士開心地笑:「師父,好,非常歡喜。」

替他剃度後,慧可說:「你是僧中之寶,光照後世,法名僧璨。」

六年過去了,慧可帶著僧璨跟其他五個弟子,在石窟中修行,他們在洞口用石材加蓋了小佛堂、寮房、廚房,原來的石窟純作禪堂。582年九十六歲的慧可對僧璨說:「你已經開悟了,照我教的繼續修行。我下山以後,你就留在山裡修行。你個性溫和恭謙,紅塵世界這八年征戰頻繁,下山會遇劫難。有時間就寫詩作文吧,琢磨你的文采。十年以後再接引傳人。」幾天後,慧可在其他弟子面前把法衣傳給僧璨,然後帶著兩個弟子離去。諸弟子送到山腳,僧璨跪送時問:「請問師父什麼時候回司空山?」

慧可說:「不回來了。我去清債。」

慧可高瘦的身子挺挺的,步履比那兩個弟子還快,他已經九十六了,怎麼可能?別忘了祖師達摩教了他很多東西,包括瑜伽密法,用現代的話語來解釋,他具有打破體內體外之分把能量轉移的方法。

慧可帶著兩個弟子四處行腳十年後,回到他住過四十年的鄴城。這次他落腳在鄴城東北成安縣的匡教寺。匡教寺的住持帶著執事僧在寺門等候,迎接聲名四播、高齡一百零六的慧可。之後住持搭建高台講壇,請慧可登壇說法,講《楞伽經》,撼動四方,聽者一千人,這是中國禪宗有始以來首次辦的大型講壇。獨臂高齡的慧可本身就是傳奇,但聽眾入迷的主要原因是他說的內容,今天我們已經熟悉「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可能成佛」的說法,但是在一千四百多年前,那是劃時代、非常民主的新觀念。人們震驚於自己的終極潛能。

匡教寺寺門斜對面的聖山寺有一位著名的教授師辯和,認為慧可說的法大有問題,連修成阿羅漢都要幾輩子,竟然說人人能成佛,不是在佛門煽動造反嗎?還有慧可一定會天竺妖法,才能年輕四十歲。辯和故意在慧可講經的同一天開壇,講《涅槃經》。要知道《涅槃經》講佛陀在涅槃之前,讓弟子們發問,回答他們各種修行的問題。佛陀講了各式各樣的法門、各種觀想之法,內容繁富,辯和的聽眾卻越聽越迷糊。結果可想而知,聽慧可的人越來越多,多到一千五百人,聽辯和的人後來只剩下十人,全是追隨他多年的弟子。

辯和在所謂的護教使命感驅使下,向他熟識的縣令翟仲侃,舉報慧可魔言惑民、日日聚眾,用意叵測。縣令逮捕慧可,以鞭刑逼供,受鞭時他只微笑,不發一語,當夜慧可就在牢房中坐化,嘴角含笑,時西元593年,隋文帝開皇十三年三月十六日,慧可壽一百零七歲。第二天他的弟子和信徒數百在衙門外含淚跪拜。縣令是個色厲內荏的人,他沒想到慧可入獄才一天就死了,怕信徒鬧事,謊說慧可認罪、畏罰自殺,把他的屍體曝於城郊。幾天以後屍體不但沒腐爛,反而散發濃鬱的沉香味。《成安縣誌》列傳九說:「棄於野,數日視之,異香馥鬱。」上百位鄉民圍觀、讚嘆。縣令驚懼之餘,派衙役半夜把慧可的屍體拋入漳河。慧可的五個弟子躲在樹叢中,本想等衙役離開後去撈師父的身體,但是卻呆立岸邊,月光下師父的身體竟然由水下升起,在河面上盤坐,而且逆流而上,這可是《成安縣誌》說的:「忽於水面趺坐,瞑目溯流。」弟子在岸邊跟隨,慧可的真身逆流到蘆村才停住。他們下水把師父搬上岸,後來那個村子改名為二祖村。


莊靈/一首民國四十七年父親送長子赴金門的長詩
莊靈 文˙圖/聯合報
民國四十七年年初,莊靈掌鏡,莊嚴一家齊聚台中火車站月台上合影。

今年年初,筆者和內子陳夏生為籌辦紀念父親莊嚴先生120周年「一生翰墨故宮情」的展覽,在家中整理各項資料時,發現了一張父親於民國四十七年八月八日父親節當天清晨,用鋼筆寫在兩頁十行紙上的一首五言長詩的影印詩稿。

內容是父親在那年七月的某一天,因臨時得知才剛入營不久的長子莊申,即將隨部隊開赴金門前線的消息,於是隔天一早便立刻搭車趕到楊梅近郊的營區,去為筆者大哥送行;這首詩就是回來後不久寫成的。而作為預官排長的大哥莊申,剛好就在父親詩成後的第十五天(也就是八月二十三日),和排上弟兄正在前線構築地下工事時,突然遭遇對岸共軍四萬多發炮彈從天而降,震驚中外的八二三炮戰彈火的猛烈攻擊!而大哥莊申也就在當天炮擊停止後的深夜,伏身在窄黯的地下工事中,就著一支蠟燭的微光,給父親寫了一封記述當天情況和報平安的家書。(見民國104年9月27日聯合副刊)。此事雖然已經過去六十一年,而「八二三」也早已成為重要的國家記憶,而且父親和大哥也已先後去世多年;不過今日重讀此詩,仍令筆者無限感動。相信父親對大哥的這份深摯的父子之情,必將隨此詩作而永遠鮮明地活在每一個家人的心裡。

父親的這首長詩,連同序言和後注是這樣寫的:

四十七年父親節懷申兒一首有序

邇來歐亞局勢兵端時起,大有冷戰進入熱戰情勢。申兒是時,適戍金門,正當前線;懷念之情,所不能免。然余詩之意,並非非戰,只不主張使優秀青年盡作健兒,方謂合乎時代;人或以為謬論,知者當不河漢斯言。八月八日晨五時書。

送汝楊梅鎮,越軌亦登山;整裝正待發,我去汝欣然。分袂在斯須,執手各無言;長嘯一為別,反顧淚暗彈。遠征金門島,經月若經年;寄書常不到,東(西)望眼將穿。夜闌忽入夢,夢醒不成眠;攬衣起徘徊,缺月掛屋簷。懸知汝此際,戍守海之邊;清光兩地照,恨不得團圓。海上風雲起,陰霾籠台灣;幻變熟能測,憂心腹內煎。我齒今六十,老境行及焉;平生志未籌,望子著先鞭。高郵王父子,儒林稱二賢;寫文驚四座,自況願比肩。今夕發浩歌,舒懷亦自憐;待到歸來日,更賦解甲篇。

注:申兒軍旅原駐楊梅,調駐金門極端保密;上月余知之,即其出發前夕。翌晨飛車抵楊,人告先頭部隊已先行矣!幾番探詢,始知申兒尚自未走,並可晤之於營房。營所在地距鎮三里,須越火車鐵軌,須攀登土山之巔;余以廿分鐘健步到達,及見吾兒半小時後,全隊出發矣!是日遭逢種種,儼然若一幕活動電影。……

手上有一張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初,由筆者拍攝的家人齊聚在台中火車站月台上(父親莊尚嚴、母親申若俠、在台大念中文的二哥莊因、在師大念藝術的三哥莊□和他的同班女友馬浩智),一起為剛剛奉召服預備軍官役(陸軍少尉排長)的大哥莊申和陪同他的大嫂張琬返北送行的紀錄影像;照片中大哥和大嫂兩人已經在父母親身後的火車上了。

其實當時大家似乎早就知道,再過幾個月,鑽研中國美術史多年已有小成,而且才剛新婚不久的大哥,就要隨部隊派赴金門前線了。

那一年,我們全家隨同雙親還住在台中縣霧峰鄉北溝村外,故宮文物庫房邊的一棟老舊農舍──「洞天山堂」裡。


  訊息公告
在首爾夜景中 獲得滿滿的能量
在駱山可一覽首爾市全景,閃耀的夜景更是讓人流連忘返,既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更是許多電視劇的拍攝地。此外,這裡還有連接歷史遺跡第10號漢陽都城的路線,若想在城市中悠閒散步,這裡相當合適。

秋行軍蟲襲台!先來了解什麼是「外來種」
最近在新聞上常常聽見荔枝椿象,牠不但會傷害荔枝、龍眼,還會噴出具有腐蝕性的酸液。牠是一種來自中國大陸的外來種,政府單位為了防治牠的入侵,甚至發起全民收集荔枝椿象卵的運動。為什麼會有外來種入侵?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