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0日 星期三

高澄天/少婦系男孩

聯副電子報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人類智庫健康生活週報】提供中醫養生智慧,及最新、最實用的養生健康知識,和你一起呵護全家人的健康!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9/02/21 第6257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高澄天/少婦系男孩
人文薈萃 【極短篇】鍾玲/王維和神會禪師
【聯副文訊】詩的史與論,教與學座談會

  今日文選

高澄天/少婦系男孩
高澄天/聯合報
圖/可樂王

少婦系男孩不再像年輕的時候那麼傲慢,也不再尖酸。他們談過或長或短的幾次戀情,總是受傷的那一個,但仍然傻傻相信愛、相信有一天王子會捧著玻璃舞鞋來敲門;只是不免有點擔心,那個時候自己已經老得無法翩翩起舞了。少婦系男孩的公主病老早徹底痊癒,他們腦袋裡之所以還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是因為,他們生來就屬於童話,他們每一個都上升雙魚,浪漫到不行。

少婦系男孩和少女系男孩最大的不同倒不是年紀,而是身材。

每一個少婦系男孩都曾經有腰有臀也有腿,但年紀到了以後,一方面代謝變慢了,二方面久坐辦公室,少婦系男孩一個個同為天涯「小腹人」,每天低頭看著消不去的肚腹發愁;吃得少了、運動多了,卻怎麼也沒辦法徹底剷除萬惡的贅肉,只好沒事就自嘲自己懷了生不出來的魔胎,當然,金城武的種。少婦系男孩的尺寸從S/M一路增大到L號,每每拿出壓箱底那幾件二十八腰的牛仔褲總是嘆息,想著哪天可以再穿上它們?也知道只是奢想。

少婦系男孩很懂得對付寂寞。每次聊起感情,他們總習慣搬出志玲姊姊當擋箭牌:「台灣第一美女四十好幾了,不也還沒嫁人?」無意間聽到廣播裡傳來彭佳慧摘下金曲獎的〈大齡女子〉,唱到這句:女人啊/我們都曾經期待,能嫁個好丈夫……沒有一個少婦系男孩不眼眶泛淚的。

少婦系男孩是少女系男孩的進化體。

每一個少婦系男孩都是看《娛樂百分百》長大的,他們愛透了小S的機伶和賤嘴,愛透了她的自信;《康熙來了》停播宣告的時候他們奔相走告,為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傷懷。而後,《吃吃的愛》他們都買票了,可是電影上面那個演出演藝菜鳥的小S不牙尖嘴利、不趾高氣昂,就不好玩了;而沒有蔡康永均衡效果的《姊姊好餓》,又綜藝得有點過頭。

少婦系男孩們最輝煌的時代,終結在《康熙來了》停播的那一天。從此之後,晚上十點不知道要做什麼,不再能互相傳遞節目裡的笑點和迷戀小S吃豆腐的鮮肉以後,少婦系男孩們頓失生活重心,但他們已經足夠堅強,能面對這個世界的變化。

「我們都是大人了。」某一個少婦系男孩喟嘆地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其他人不發一語,習慣抽菸的紛紛點起了菸,不抽的則是默默啜著酒杯。

「長大」就像哈利波特裡的「不赦咒」,如此致命、如此不留餘地。「時間會吞噬萬物包括自身,簡直是凶險。」吳繼文借《天河撩亂》時澄的口這麼說。

少婦系男孩到底是少婦,還是男孩?

少婦系男孩有男孩的天真淘氣,也有少婦的成熟婉約。年紀也許是個問題,愛情市場裡,青春從來就是最熠熠生輝的籌碼,很多男人以為自己愛的是這個男孩的獨特,卻疏忽了自己心中真正渴冀的,說穿了,就是追不回的青春。

少婦系男孩不再青春,也許老了點、腫了點,也許故事比起那些年輕底迪多了一點複雜一點,可是少婦系男孩那種綜融天真與成熟的黃金質地,是他們最最吸引人的地方。

他們憧憬一世一生,也知道諾言的薄脆;他們渴望愛情,卻已有完備的武裝對抗冰冷現實;他們不再像年輕的時候那麼愛損人,卻總可以見縫,將針插在比較不那麼傷人的地方,讓你笑,又不至於太尷尬;他們斂收自己的光芒,不再是個一呼百諾的party queen,可是他們不會讓場子冷下來。

少婦系男孩懂得如何與寂寞相處,他們可以一個人看電影、吃飯,獨自出國旅行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很可能不久以後,他們連進手術房開刀,都可以一個人。

也許他們最大的毛病是,他們太擅長照顧自己了。男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男人潛意識裡期待另一半是個生活白癡,口裡抱怨,身體卻好不誠實熱情地幫另一半把所有的事情辦得妥妥貼貼,如果另一半是個換燈泡通馬桶,甚至搬家都可以自己完成的人,多半會把男人嚇跑。

有時候少婦系男孩的愛情壯烈得有點悽然,因為他們勇於說出蘇偉貞筆下費敏那句:「那好,我陪你玩一段。」他們很能拿捏分際,玩,就認認真真地玩。

他們可以不放入一點感情,這是他們使人感到害怕的地方。

少婦系男孩可能或多或少都有點精神病。

他們青春期時共同的記憶就是被霸凌,因為掩不住的陰柔氣質而被同儕惡意嘲笑為娘娘腔,我想這很可以理解,心靈反覆被踐踏、被吐口水被否定,人怎麼能不憂鬱?

少婦系男孩成群結隊走進身心科掛號,更讓人為之鬱結的是,他們中少數幾個,是被押進診間要求矯治性向的;而當精神科醫師語重心長地對他們的父母解釋同性戀並不是疾病的時候,當父母拍桌飆國罵走人,少婦系男孩如何不得病?因為他最親愛的家人都一口咬定他有病。

二□一七年五月大法官釋憲的那一天,所有人無不因為釋字七四八號而振奮,光明的日子就要到來,至遲兩年,少婦系男孩們可以一個個披上白紗走入禮堂,接受所有人祝福自己的幸福。一年後,二□一八公投開票結果,賞了所有人一個熱辣辣耳刮子,闢謠再闢謠,「多數人」依舊堅信同婚一過,性平教育教多P、小孩就會變同志、台灣就會成為愛滋島。

說到底,「多數人」更相信他們「不正常」。

少婦系男孩們挫敗,但是少婦系男孩知道薔薇戰爭還未言敗,全台灣至少有三百萬人,七到八個人有一個,願意給予他們祝福。經過了被否定的青春期,吞了無數顆百憂解和使帝諾斯,少婦系男孩雖然並不總是樂觀看待人生,但至少強韌。

「強悍,是一種信仰。」蘇偉貞在《時光隊伍》裡不斷朝醫療體系喊話:夠堅強的病人需要夠勇敢的醫生,橫豎是個死,請為我開刀。不正是如此?橫豎我們心中早有個底:歧視永不休止,這是人類組織社會的一種模式;但我們挺直了背脊活著,就算扛著千斤頂,也要不吭一聲地朝前走去。

這是每一個少婦系男孩,在嬌媚妖嬈的眉眼氣質間共同具備的,比男人更加男人的,骨氣。

我們不會長吁短嘆「寶變為石」,我們相信只要堅持,終有天「石鍛為寶」。

身為少婦系男孩,我並沒有特別以此為傲。

我想志玲姊姊嬌嗔著向記者抱怨:「你們要幫我介紹對象啊!」的時候,應該也沒有以台灣「未婚」第一美女的身分為傲。比較正確的說法是,很多事情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忽然就「被迫」來到少婦的年紀,再裝可愛就嫌太多了,但是心底卻有個白雪公主在奔跑,打開窗戶引吭高歌,松鼠和麻雀就會圍繞著我跳舞的那種,曼哈頓奇緣式的,只會說I don't like,字典裡沒有hate。

月光仙子也是會老的吧!如果有一天,月野兔無論如何都再也塞不進那套窄出人命的水手服,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大喊「讓我代替月亮懲罰你」?

關於愛情,我依願相信、願意等待,願意給。一方面秉性如此,二方面,看得多了,看著身邊的朋友們雀躍地上了航向色情烏托邦那座巍峨大船,一直等著他們回頭告訴我,色情烏托邦如何使人心蕩神馳,卻總是──並且無一例外──等到一顆顆破碎的心和疾病繞纏的身體。如果知道去向彼方的結局只會是這樣,那我當然選擇,撕毀船票,留守岸邊。

用「道德」這兩個字來思考這件事情太過複雜了,用我的基督信仰來理解又太過單純。身為一個少婦系男孩,我清楚明白「慾望」的模樣;這麼說好了:很多人進入一個人或被進入,卻不帶一丁半點「愛」的成分,接著言詞振振「流動情慾」、「多重關係」,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在為自己的「不貞」與「敗德」塗脂抹粉,使之正當化與正常化。然而「不貞」與「敗德」是一種惡的質地嗎?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替這兩個辭彙辯護,它們怎麼不是?朱天文藉荒人之口告訴我們:深淵以下,還是深淵。

也許馳騁色慾是某些人畢生的追求,卻不是我的。

我想要聽見那個人心底最真實的聲音,我要他對我說話的時候不帶一點心機,我們可以一起去遊樂園坐旋轉木馬,夜裡一起看著最亮的北極星;我們可以參與彼此的人生藍圖,一起完成很多很多或微小或偉大的計畫。

少婦系男孩和少女系男孩還有個不同是:少婦系男孩知道怎樣築造自己的夢,而少女系男孩只是「做」。

也許有一天,少婦系男孩會再度進化,進化成「大嬸系」男孩,或其他別的什麼;但我們永遠不會變的,是那一顆天真的看世界的眼睛,和願意為這個世界的美好而熱情跳動的心。

每一個少婦系男孩都會幸福的,我深信,也祝福。


  人文薈萃

【極短篇】鍾玲/王維和神會禪師
鍾玲/聯合報
在山西蒲州城的王宅裡,崔氏坐在大方床上,十四歲的王維和十三歲的王縉坐在兩張小月芽凳上。崔氏問兒子:「《文心雕龍》裡的八體,你們喜歡哪一體?」

王維說:「遠奧體,馥采典文,經理玄宗者。」

王縉說:「我喜歡壯麗體,高論宏裁,卓爍異采者。」

兩個少年竟然讀得懂《文心雕龍》?真的懂,因為兩個都是文學天才。那他們的母親也懂?是的,崔氏是才女,出身世族名門,河南博陵的崔家。那為什麼由母親教他們讀書?因為他們父親王處廉七年前過世了。

下午崔氏帶著兩個兒子誦讀《楞伽經》,接著打坐。崔氏是名重寰宇的普寂國師之在家弟子,普寂就是神秀國師的傳人,所以王維從小學習神秀一脈的漸悟法門,禪坐、經行、吃素、修清淨心。

人到中年的王維,清臞而蒼白,他一路走來,官運不濟,四十一歲還任從七品下的殿中侍御史,不過他的詩名和畫名已遍傳天下。740年他出使今廣西省的桂州,早就聽說南陽龍興寺的神會是嶺南頓教慧能禪師的傳人,朝庭不少高官都讚美神會的佛法精湛,發人省悟。王維就安排途經南陽去會會他。

王維走向龍興寺的客堂,神會在客堂門口迎接他。神會五十多歲,個子不高,卻身形壯碩,目射精光。禪師眼中的詩人,儒雅內歛,心清如水。

王維問神會:「我們居士求解脫,是不是靠努力修行?」

神會微微一笑:「你的心本來就清淨,動努力修行之念,就是妄心。」

王維呆了片刻,現出恍然了悟的神情:「是、是、那是妄心。」

過了五年,王維升官為從六品下的侍御史。那時神會之佛法受到士林推重,朝庭召令他出任洛陽荷澤寺住持。王維到洛陽去探望他,見到寺內眾多的比丘神氣充盈,殿堂光鮮整齊。王維祝賀神會說:「荷澤寺氣象宏大,頓教興旺可期。」

神會一臉肅靜地說:「王居士,旺和衰,寵和辱,是一體兩面,以後十年我會歷遍。你十年後也會經歷遍。」

王維一驚,問:「請禪師指點。」

神會說:「到時你要寵辱不驚,回歸自性。」神會又說:「有一事相求,請你替我的師父慧能大師撰寫碑文。好不容易找到你這位不貳人選,不但了解佛法,而且文采斐然。」

王維寫成〈六祖能禪師碑〉。這碑也是現代的我們研究慧能的重要文獻。王維如實地表達了六祖的法意:「本覺超於三世,根塵不滅,行願無成,即凡成聖。」

755年十一月安祿山叛變,十二月攻下洛陽,自立為大燕皇帝。次年六月八日攻破潼關,長安危急。八十歲的唐玄宗自知已無將可用,大勢已去,六月十二日凌晨,皇帝偷偷帶著楊貴妃、太子、諸皇子皇孫、妃嬪,在禁衛軍保護下,逃離長安。之後幾天長安群龍無首,亂作一團。王維到處打聽玄宗的軍隊在何處,好投奔去。第五天安祿山軍隊兵臨城下,京兆尹崔光遠下令開城門投降。安祿山即派幾支軍隊專門去抓唐朝官員,還點名不能漏抓著名詩人王維,因為大燕需要朝臣。

安祿山軍隊把王維在內的官員押送去大燕國都洛陽。那些沒有表態效忠安祿山的,全軟禁在洛陽菩提寺。王維知道只要一上朝,就坐實了叛國的罪名,正愀心著,忽然想到神會說的「寵辱不驚」,他定下心來跟軟禁在一起的太醫拿了巴豆丸,吃到腹瀉不止,順利請到假,免於上朝。

王維的至友裴迪獲准探望他,看見王維又枯又瘦,很心疼。因為客堂裡有偽朝衛兵監視,裴迪使個眼色問:「最近有沒有新作?」

王維脫口而吟:「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落葉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絃。」

王維不敢對裴迪說出口的是,在凝碧池畔,安祿山令梨園子弟奏樂,樂師雷海清當著安的面擲琴,遭五馬分屍。王維想,連樂師都能以死報國,自己多慚愧啊!

軟禁一年零三個月以後,757年肅宗的軍隊收復洛陽。這次王維是由唐朝軍隊押送長安論罪。偽官有些被處死,有些被流放。王維沒想到自己竟被免罪!一方面因為那首凝碧池詩感動了肅宗,另一方面,弟弟王縉守太原城有功。王縉上奏願捨棄新封的官位,正三品刑部侍郎,好保住他哥哥。

由押送回長安到王維過世只不過五年,那幾年他的官位越做越高,最後升到四品下的尚書右丞,但是王維的愧疚也越來越深。他想:「我應該是天下人唾棄的叛逆,怎麼可以接受皇上的恩寵?」他日夜活在內心的煎熬中,有一天他想到神會說的「寵辱不驚,回歸自性」。他決定拋去寵和辱,捨掉所有,希望能回歸自在的本性。

王維把薪俸捐出來施粥給貧民;每天在長安宅中供養十多位僧人;把終南山的藍田別墅捐給國家當佛寺。王維在臨終之際已由榮辱的糾葛情緒中得到解脫。


【聯副文訊】詩的史與論,教與學座談會
聯副/聯合報
現代詩如何教?怎麼學?詩史跟詩論又該怎麼寫?2月24日(星期日)午後兩點半到四點,由新學林出版主辦之「當代《逆音》:詩的史與論,教與學」座談會,邀請向陽、李瑞騰、楊宗翰三位詩人學者陳述觀念及分享經驗,活動地點在紀州庵新館三樓人文講堂(台北市同安街107號)。免費活動,歡迎參加,詢問電話:02-2700-1808分機37陳小姐。(桂樨)

  訊息公告
練習巴赫和貝多芬的音樂 能夠增進建立大腦?!
近年來,許多研究都得出「音樂訓練增強了大腦功能」的結論。透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一套組成流體智能的關鍵認知能力標準化測試,更加確認這兩者之間的連結。

美麗江西 山景青翠風景獨好
江西或許不似其他省分來得有名,不過這塊土地自古即地靈人傑,不僅擁有豐富的自然地理景觀,也孕育出歐陽修、王安石等名人。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