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

【慢慢讀,詩】向明 /渡假

聯副電子報
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會計研究月刊電子報】解讀財務、會計、金融、稅務等趨勢走向,讓你掌握財經專業脈動,開拓國際視野!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9/07 第6107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2018第15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三獎】外來者(下)
【剪影】張騰蛟/鳥緣 鳥事 鳥詩
【慢慢讀,詩】向明 /渡假
【往日時光】吳敏顯/兩個咳嗽大王

  今日文選

【2018第15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三獎】外來者(下)
呂佳真 (新竹女中一年級)/聯合報
圖/顏寧儀
地下道很長,大概是響應節能減碳政策,日光燈半明不亮的照著,發出細微的嗡嗡聲。灰白色的牆上七彩的噴漆塗鴉肆意攀長,張牙舞爪的宣示著不滿。 遠方的燈下有一個乞丐蓋著報紙,用右手做枕托著自己的頭。他酣睡著,像是他不是在地下道,而是在一張溫暖柔軟的床上。 他蹲下身,將右手貼在乞丐的肩上把他搖醒,他的身體散發著汗與灰塵混合的臭味,附著的衣物 ......

【剪影】張騰蛟/鳥緣 鳥事 鳥詩
張騰蛟 文˙攝影/聯合報

我喜歡鳥,但是不養鳥,因為:「對鳥們來說╱再美的籠子╱也美不過一片天空」。

可喜的是,我不養鳥鳥會自來。事情是這樣的:

我家有個小小的庭院,小到花木無法扶疏。可是,鳥兒們就是喜歡光臨;有的來小歇,有的來旅遊,也有的是專程來打個招呼或送給我們幾串啁啾。而最奇特的是,白頭翁在花叢裡營業,孵卵育雛;五色鳥在枯木上鑿洞為家,安享晚年。這隻孤獨的五色鳥大概就是,牠在樹洞裡獨居一百多天,進進出出,怡然自得。可惜,後來被過年的鞭炮聲嚇走了。

多年前,我曾送山中的五色鳥一詩:「枯樹因不能繽紛而寂寞╱你這彩球般的站立╱便成為新開的──花朵」。



【慢慢讀,詩】向明 /渡假
向明/聯合報
早就不羨那些高蹈的候鳥了

步履蹣跚,疲睏如老牛

只有茫然不停的反芻

只有無聊的啃些枯草

身子彎像弓樣在等候


至於遠方的那些風景麼?

也早就覺得水土不服了

且極不稀罕那些人為的潮汐

起起落落的遊戲早已耍夠

何況,雖信美,究非吾土



【往日時光】吳敏顯/兩個咳嗽大王
吳敏顯/聯合報
小時候住鄉下,到處可以聽見咳嗽聲,它算是雞鳴狗叫之外第三種聲音。會有那麼多人咳嗽,主要是人窮衣著單薄,又身處空曠野地,容易遭受風寒侵襲而感冒。

感冒咳嗽流鼻涕打個噴嚏,大家司空見慣,在僅懂得一點細菌尚不識病毒的年代,感冒不至於被列為拒絕往來戶。另外一種咳嗽者,胸腔裡彷彿安裝音箱,隨時能夠聽到它咻咻兮兮喘氣,自拉自唱,便是「蝦龜」。某些長輩上了年紀,入冬緊抱炭火籠取暖,哄著蝦龜打盹,小孫子也會攏過去親熱,所以蝦龜並未被排斥。

中藥店老闆介紹,長期喝一種比糖漿好喝的川貝枇杷膏就行了。問題是狠下心買瓶嘗試,同時讓其他家人用舌尖舔個味道,還不難;若想一瓶接一瓶喝下肚治嗽,餵食胸腔那隻蝦龜,全村大概除了碾米廠老闆,誰也沒那麼多閒錢。

好在數來數去,只有每咳一陣即咳出一口黃濁濁濃痰的「氣傷」患者,才會被當作瘟神,連小孩都曉得中止遊戲趕緊避開。村人暗地裡稱氣傷患者是國王,戲台上演過,每逢皇帝或大官出巡,所有人要迴避,這規矩大人小孩都知道。

我家對街的鄉公所,就有兩個課室主管罹患氣傷,被附近小孩子封為「咳嗽大王」。鄉公所辦公廳、走廊、布告欄地上,放置木板釘的垃圾箱收納紙屑之外,特別擺了蓄點水的陶罐痰盂,方便咳嗽大王和其他人吐痰。

其實,很多人弄不懂盂字,因為平常讀寫根本用不著這個字,村人習慣叫它痰罐。我識得痰盂這個盂字,是學校老師教的。後來擺痰盂被認為是生活水平落伍的象徵,才慢慢被拿掉。

沒了痰盂,老師要求學生把痰吐在廢紙上,包好丟進垃圾桶。大家點頭如搗蒜,背地裡照舊偷偷摸摸直接吐向牆角。

現代社會醫學常識普及,誰都害怕身邊有人咳嗽,跟討厭別人靠近你抽菸那樣,避之唯恐不及。以前遇到咳嗽的人,只要對方身材不是瘦巴巴,臉色沒曹操那麼白臘臘,就沒人害怕,照樣可以和他緊挨著聊天說笑,斷斷續續地咳,便斷斷續續地聊。

為什麼臉色蒼白的瘦子咳嗽,旁人會害怕呢?那個年代,一般醫學常識總認定對方不單純是嗆風感冒,八成應該患了氣傷,這可是神仙都治不好的絕症哩!

氣傷,正是現代人說的肺癆,早年確實無藥可醫。醫師說,氣傷患者想繼續活命,必須放下工作,多休息少操煩,找空氣好的地方靜養,多吃營養食物以補充體力。每天最好能喝碗豬肝湯,吃一粒雞蛋。

鄉下患者沒能力天天喝豬肝湯,倒不難找個角落養一窩雞。每天清早到雞籠子撿拾剛落地尚留微溫的雞蛋,肯定是最乾淨最新鮮最營養,把雞蛋尖端戳個小洞,湊近嘴巴昂起脖子將蛋白蛋黃一塊兒咕嚕咕嚕吸進肚腹。一年半載下來,至少精神體力會好些。而母雞是自家養的,家裡有人吃生雞蛋,小孩往往跟著享福,尤其是十幾歲小孩子正要轉大人,最需要營養。

所謂「雞蛋密密也有縫」這句話,還是近十來年選舉次數多了,大家才聽懂。也才知道,蛋黃蛋白雖有一層蛋殼及外殼膜、內殼膜保護,仍阻擋不住細菌入侵。

我們整條街的人,經常瞧見兩個咳嗽大王輪番把頭探出辦公廳窗口,或站到大門外彎腰駝背的咳得喘不過氣,形同遭人掐住脖子,兩隻眼睛朝上翻,嘴巴鼓脹,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非常嚇人。

那年代,人們對病菌傳染途徑的認知,大多局限於與患者直接觸碰。每每鄉公所下班鈴聲響過,等兩個咳嗽大王離開,整條街小朋友便闖進辦公廳玩捉迷藏,「眼不見為淨」根本沒想到會被殘留病菌感染的風險。

所幸家住外鄉鎮那個大王,任職一年多被調走,使咳嗽雙重奏回復獨奏。剩下這個大王,和我家住同排房子,僅間隔幾戶。不知道他請示哪尊神明指點,求得治咳祕訣──無論春夏秋冬,不管晴雨冷暖,他都利用上班前的清晨,脫光上身留條短褲頭,一手拎毛巾,一手提水桶,到鄉公所廣場東南角落水井邊,遂行治咳療程。

大王先拚命搖動幫浦手把抽出第一桶井水,隨即弓下身子浸濕毛巾,像洗刷桌椅那樣奮力擦拭四肢。第二桶水第三桶水,進行重複動作。接續打上兩三桶水,擦拭胸口及背部,然後改以雙掌舀水朝頭部潑灑。此刻全身已經濕淋淋,大王乾脆將一桶又一桶井水,從頭淋到腳。

連續沖倒幾桶冷水後擱下水桶,扯緊毛巾兩頭拿它當鋸子,往身上各部位拉鋸。如此反覆地沖水反覆地拉鋸,等蒼白身軀變成紅通通地,「灌頂」儀式才算完成。

這種瘋狂療法,教整條街坊鄰居看得起雞皮疙瘩,總有人偷偷地搖著腦袋說,大王中邪起痟了。但經由咳嗽大王這麼勤於嘩嘩啦啦沖刷兩三年之後,原本那連聲咳嗽以及安裝在胸口而不時發出咻──咻──聲響的風箱,果真被冷冽井水沖得銷聲匿跡。

動輒聲震周圍的咳嗽大王寶座,終於騰空禪讓,好在往後好多年也沒見有誰繼承王位。



  訊息公告
絕色秘境再度解封!一探奇幻絕美風景
被譽為「全球21個最美日出觀測點」之一的世界秘境,是位於基隆和平島公園東側的阿拉寶灣,被封鎖了將近7年,如今對外開放,讓大眾能一探這片奇幻絕美的景致。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若是放在國文課本裡,就會有許多的討論與分析,提早看透愛情冷暖,說不定會讓高中生更不畏懼,勇於追求所愛。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